返回

哭包公主每天都在套路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公主又跑了
    南蜀国,暮江府,仲春。

    磅礴的大雨顺着屋檐将蹲在墙角的虞晚舟淋了个透心凉。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些穿着荆褐色蓑衣的侍卫们在大街上抓人,手上拿着的是她的画像。

    连她自己都数不清这是第几次逃跑了。

    虞晚舟有个不甚靠谱的爹,若是比拼谁是天下第一甩手掌柜,必定无人能出其左右。

    就是这么一个人,竟是南蜀国第十八任皇帝。

    一年前,隔壁的白玉部落新上任的年轻首领在她皇帝老爹六十大寿时,送来了万箱贺礼,以示交好,她老爹醉酒后,允了白玉部落一个心愿。

    君王向来是一诺千金,故而在白玉部落提到要联姻时,她皇帝老爹舍不得养在宫里那些娇滴滴的公主到荒凉贫瘠的白玉部落受苦,终于想起了流落在民间的她。

    被寻回宫的那日,她满身污血,因冬夜太冷,她眼眶发红,浑身在抖。

    “十年未见,晚舟都长这么大了,父皇从前没对你负过责,实在是愧疚。”

    在这父女相逢的场面下,面对老爹的老泪众横,虞晚舟也该是应景地泪眼婆娑。

    可是,她很遗憾地找不到感觉。

    “父皇你年纪是大了些,当初在母妃口中如月皎皎的面容,在岁月无情地摧残下,叫儿臣有些对上不号了。”

    皇帝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依旧是那么的玉树临风后,咬牙笑着问道,“晚舟是在与父皇置气么?”

    她吸了吸快要滑落下来的鼻涕,往站在她身侧的侍卫身上看了看,那件玄色狐裘光是瞧着就很舒适温暖。

    怎么没人给她?

    难道没有人看出她都已经冻得说不出话了么?

    皇帝见她鼻头通红,望着那策宸凨可怜巴巴的模样,心下一沉,怒声质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行去暮江接她的田公公狗腿般地滑跪在她皇帝老爹的面前。

    “出了些意外,公主在民间的养母不慎没了。”

    田公公抬起头,递给了皇帝一个让他心安的眼神。

    他交代的事情,都办妥了。

    小公主身上的污血就是她那个养母的。

    虞晚舟动了动嘴,好不容易在刺骨的寒风中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开口却是止不住的在颤抖。

    “我养母她……”

    冬夜的风里卷着霜雪,落在她纤翘的睫毛上,她一眨眼,便化成了水。

    晚舟的眼眶本就通红,这会儿已是染上了水气,她止不住地在发抖。

    她就这么站在那里,战战兢兢的模样,让人想说些什么话哄着她。

    皇帝转念一想,就想到了法子。

    他清了清嗓子,瞪向策宸凨,“是你杀了公主的养母?”

    不等那少年回话,他随即沉声下令,“自行去领罚五十大板。”

    簌簌雪声在她的身侧响起,那少年跪在了地上,冷声领命。

    虞晚舟愣了下,那少年起身时,身子微晃,她冻僵了的手蹭到了少年侍卫身上的狐裘,她想也没想,伸手就抓住了。

    这一抓,她就没想要再放手。

    果真如她想象中一般的温暖舒适,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用手来回蹭着狐裘,然没有注意到那少年侍卫已然僵住。

    “你这是……”

    对上她皇帝老爹投来困惑不已的眼神,虞晚舟目光微闪,垂下了脑袋,避开了皇帝的目光,“我心里清楚,他只是听命行事,错不在他。”

    错不在动手的侍卫身上,那自然是在发号施令的人身上。

    自是不能让皇帝自个认了这错,这可是血仇,他可是刚认回这位金枝玉叶,还得靠她去稳住白玉部落。

    皇帝长吸了一口气,睨了眼田公公。

    田公公心领神会地磕头猛嚎,“是奴才的错,奴才这就去领罚。”

    五十大板,这可要了他的老命。

    他如此忍辱负重,皇帝甚是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挑眉示意他,这就去领罚吧。

    自此,宫里多了一位公主,皇帝老爹却自那一晚后再没来见过她。

    虞晚舟想,皇帝老爹贵人事多,怕是已经忘记她了。

    可就在半个月前,皇帝亲自来她的寝宫,一开口便是,“父皇今日是来补偿你的。”

    虞晚舟站在殿外,放眼望过去,方圆十里,皆是上好的梨木箱子,她皇帝老爹还煞有介事地命人系上了红绸缎,光是看着就很是喜庆。

    自那日后,所有人见着了她,皆是拱手朝她道一声“恭喜恭喜。”

    虞晚舟却瞧他们面上不见喜色,倒像是在惋惜什么。

    她想,定然是这些人后悔以前没有好好善待她,如今连攀附都拉不下脸了。

    浣衣宫的李嬷嬷一向待她不错,在她飘飘然的时候,弹了十斤棉花被褥给她。

    “听闻白玉部落白日炎热,夜间寒凉,你去了那里,可千万别冻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