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深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血月
    此处的夜静悄悄。

    五百名身着银甲的光明骑士盎然立在战马之上,个个身挺笔直,就如他们手中的三米长枪一样。

    作为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兵种,光明骑士的坐骑自然也是不凡,他们胯下的战马统一是身高两米的奥丁铁血战马,它们生长在帝国的发源地——奥丁平原。

    亚克尔帝国的首位国王曾经靠着这些铁血战马驰骋疆场,大杀四方。

    此时,五百名骑兵,五百只战马肃然默立,宛如静止。

    就像是在两百年前,他们的祖先在塞纳河畔发动最后总攻前的宁静。

    皮克感受着眼前的诡异氛围,终于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卷进了一种恐怖境地之中。

    阿加雷斯从木屋中走出来,停在院子中,遥遥望着屹立在院外的黄金巨辇,白色鹦鹉立在他的肩上,好奇张望。

    巨辇旁的两个仆人掀起布帘,华服老人这次没有出来,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血月以至,新的世界将开启,也是完成诺言的时候了。”开始,是华服老人首先打破了场间的寂静。

    阿加雷斯闻言笑了笑,说道:“伟大的约瑟陛下,您记错了日子。”

    陛……下?约瑟陛下?皮克闻言大惊,眼前的华服老人竟然就是亚克尔帝国的国王——约瑟·亚克尔!

    皮克突然明白了。

    怪不得他能有五百名光明骑士追随,怪不得之前自己在门前称呼了一声老年人,那侍卫就要拿刀劈了他,原来他是国王!

    他们讨论的血月是什么意思?

    皮克不禁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一股诡异的感觉冲进了他的大脑,只见那天上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血一般的颜色!

    这是发生什么了?

    那枚像极了弯刀一样的红色月亮同样在奥尔的眼里倒映着,他的反应更为夸张,只见他浑身颤抖,双拳紧握,嘴唇微张,绿色的瞳孔急剧收缩,这一刻,没有人注意到奥尔的异常,只有大黑脚躁动地微微抬起了蹄子。

    华服老人闻言眯起了眼睛,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或许,您在骗我,帝国的占星术士预言,今天就是血月开启的时刻。”

    “我不会骗您。”猎人阿加雷斯微笑,“我也有我的信仰。”

    “阿加雷斯,再跟我开玩笑吗?已经背叛了的信仰!圣塔不复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陛下,圣塔一直都在,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

    “撒谎,谁能把千米之高的圣塔移走,除了神明!而,是被神明抛弃的人,变成了只能出现在黑夜中的异端!”

    “很抱歉让陛下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天,但这并不是您生气的理由,您生气是因为您在恐惧,因为您已经很老了,即使是一天,您也等不及了。”阿加雷斯的声音遥远而又深沉,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的鹦鹉也没闲着,从他的肩上怪叫:“很老了!很老了!很老了!”

    似乎是戳到了老人的痛楚,华服老人习惯性地眯起了眼睛,一股不怒自威之意弥漫开来。

    “所以,今天并不打算完成的承诺了。”

    “我曾承诺过您,在血月月圆之时,给予您想要的东西,可是您看那高空之上,血月才显露一角,您还是过于着急了啊!

    并不是我违背了约定,待下次血月再出现时,或许就是满月了,陛下不要着急。”

    “血月!血月!我等了整整十年!”约瑟·亚克尔陡然从巨辇上站起来咆哮,宛如雄狮怒吼。“我已经等来了血月,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随着那声怒吼,刀剑铿锵,响彻平原!

    五百名光明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列成了数排,整整齐齐地横亘在木屋之前,他们只需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能把眼前的一切推成粉末!

    瞬间,无形的杀气笼罩住了猎人小院。

    在这一刻,皮克只感觉小腿发软,重心不稳,狠狠地跌坐在了地上,手上的擦伤痛感让他保持了最后的清醒。

    “最后说出一个时间。”约瑟·亚克尔沉声说道。“如果我不满意,我不能保证我能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面对如此阵仗,阿加雷斯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语气依然是那样的舒缓沉着:“我猜五年,三年,或者一年,这个说不准,当然,如果神明愿意,他可以明天就把月亮涂成红色,想想上次出现满月还是一千年前啊!时间过得太久了,我已经记不清了……”

    约瑟·亚克尔抬手,瞬间,那五百名光明骑士驭着战马向前踏了一步。

    “我给最后的机会!”国王怒目,五百骑士蓄势待发。“说出我想要听的!”

    “砍木头的小子,骑着的那头驴逃跑吧,向北方跑,哦,对了,分享给一个小秘密,她爱好和平,不喜欢暴力,可不要学外面这些野蛮人哦,三天之后她还会出现在和平小镇。”阿加雷斯没有理会愤怒的国王,若无其事地对着皮克嘱咐了一番。“孩子要记住,她喜欢金色,爱好和平,不喜欢暴力,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