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深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他”又醒了吗
然这么报答我啊,是恶魔吗?平时那么老实,原来都是装出来的!是看我老了,好欺负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老人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继续悲愤地骂道:“快,快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了,快滚出去!”

    这一番痛诉,给皮克骂懵了,是的,老头人说的都是事实,他是被收养的,他的父亲也是被收养的,也就是说这个老人是他养父的养父,可以说是养祖父……当然这个称呼比较奇怪,皮克一直以来都是随着赖德一起叫祖父的,不过他的地位还是和赖德这个亲孙子没法比,他在这个家庭里面的身份几乎与仆人无异,皮克每天给他的养祖父打工,上山砍柴,下山制作家具,然后出去售卖,换来的收益部上交给祖父。当然,皮克内心是没有任何怨言的。相反,他很珍惜,他珍惜自己有一个玩了十多年的好兄弟赖德,有一个能养着他的祖父。

    看着祖父一身的伤,在短暂的失神过后,皮克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走到了床边,然后,双膝直直地跪了下去。

    “祖父,对不起!是我失了智。”皮克一边带着悔恨的歉意说着,一边用右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很快,皮克的右半边脸就肿了起来,他这一巴掌把自己的嘴角给扇裂了。

    皮克悲痛地又扇了自己两巴掌,“祖父,原谅我!我再也不会了!我去教会找牧师,给您买圣水!”

    一时间,老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停止了哀嚎,他看着皮克嘴角撕裂流出的鲜血,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这简直就和昨天晚上的皮克是两个人啊!他记得皮克一脚踹开了院子大门,自己冲出去骂了两句,就被他揍了好几拳,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这才第二天,就来下跪扇脸道歉?

    老人都开始怀疑昨天打自己的不是皮克了。

    确实啊,皮克这个小子虽然傻了点,但一直本本分分地卖力干活,比他那个养父老爹勤快多了,还有一门制作家具的手艺可以出去挣钱,老人的心里可是一直都对皮克比较满意的。

    “赖德!对不起,我该死,打我吧,就像小时候那样,狠狠的揍我吧!”

    赖德擦了擦满脸的泪水,闷声哽咽道:“小时候还能经得住我几拳,我现在这么强壮,一拳就能把打死,已经打自己了,我不打!”

    皮克心里歉意更甚了,他跪在老人的床前很久都不愿意起来,直到老人在床上弱弱地说了一句:“刚刚说去给我买教会牧师的圣水,说的是真的吗?”

    皮克肿着半边脸,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坚定地说道:“我会的祖父!我一定会的!我现在就去给您买!有了教会的圣水,您的伤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皮克说完,就想站起来,出去给祖父买圣水,但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跪了快半个小时,他的膝盖已经变得和地板一样僵硬了。

    皮克身体一晃,膝盖处传来了剧烈地酸胀感,他眼睛一黑差点晕过去,强忍着身体的痛楚站了起来,他迈着沉重地步子走了出去。

    走出屋子,看见那头黑驴还在地上啃草,皮克无奈地喃喃道:“大黑脚,我现在没有钱啊,如果钱不够的话,只能把卖了……”

    黑驴听到这句话,顿时停止了除草行动。

    卖了自己?

    “啊~哦~啊~哦~啊~哦!”几声愤怒地驴叫回应了皮克。

    皮克路过它身边时,它似乎还跃跃欲试的抬起了后蹄。

    皮克回到屋子里,把自己柜子里的钱部翻了出来。

    一个铜币、两个铜币……五个、六个……没了。

    自己就有六个铜币?

    教堂牧师售卖的圣水需要至少三个银币吧!

    三个银币换算下来就得三十个铜币了。不对啊,自己明明攒了二十多个铜币的,不然他也不能答应祖父去买圣水。

    糟糕!想起来了,前些日子一直试验木车,买材料花了二十多个铜币。

    这可怎么办?

    “我知道,那不是,皮克。”

    一个声音突然从屋子外面传了进来,是赖德。

    高大的赖德低着头,躲过低矮的门框,走了进来。

    赖德脸上之前的伤心愤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担心的神色。

    他对着皮克,闷声说道:“他又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