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深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他”又醒了吗
    “懦弱的家伙,我警告,不要再去那个猎人木屋!”

    皮克疑惑地看着床头的笔记本,短短的几个字似乎都要把纸给穿透了,可以想象当时留下这句警告的人情绪多么激动。

    不要再去那个猎人木屋?

    怎么回事?

    皮克环顾四周,简单的桌椅,简单的板床,还有一个简单的铁炉,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了,他再次确认了一下,这里确实是他的家,他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家。

    怎么回事,我怎么回到家里了,我不是应该在猎人那里打工吗?

    皮克幽蓝色的眼睛迷离着,他摸了摸额头,有点烫,似乎有发烧的迹象。

    好痛,他放下笔记本,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左手手掌上正缠着厚厚的绷带,血液从绷带里面渗透出来,凝固成了暗紫色。

    我怎么受伤了?

    一种与现实脱离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努力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

    蛇!对!是一条金黄色的蟒蛇咬伤了他的手!

    然后发生了什么!

    脑海中,他慢慢回忆出来一个画面,自己举起一支箭,但并没有狠心地刺下去,然后……

    “皮克!皮克!给我出来!”

    几声剧烈地敲门声伴随着叫喊声,打断了皮克的回忆,皮克听得出来,这是好朋友赖德的声音。

    赖德是他从小就认识的玩伴,一个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也是他在和平小镇上唯一的朋友。

    此时,这个皮克唯一的朋友愤怒地在门外叫喊着:“皮克!给我出来!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砰!

    在赖德的大力摧残下,门阀轰然断裂,阳光撒了进来。

    皮克的屋子很小,赖德愤怒地冲了进来,两步就冲到了皮克的身前,两只手抓住了皮克的衣领,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

    “这个愚蠢的小子,告诉我,为什么?”

    皮克经常上山砍柴,身体很壮,身高也不矮。

    但是赖德比皮克还要高出来两个头,身材壮得能装下两个皮克。

    此刻,赖德那两只犹如熊掌一样的大手死死地抓着皮克的衣领。被这狠狠一抓,皮克差点晕厥过去。

    “别给我装傻!告诉我为什么!”一张大脸迎面而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熊王般的咆哮,他只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被震飞了。“为社么?”

    “冷静一点,赖德,我现在脑袋很痛,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跟我装傻!给我出来!”

    赖德拽着皮克的衣领,就像巨人拎着小鸡一样把皮克给拽了起来。

    赖德呼哧呼哧,几步就冲出了屋子,拉着皮克跑到了院子里。

    这片院子很大,院子的墙角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木材,很明显,这个院子的主人应该是个木匠。

    皮克的屋子在院子的角落处,占地仅仅有院子十分之一那么大,很是简单的一个木头屋子,就像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一样。

    一头驴子正在院子里面啃草,夏天的草啃起来格外的鲜美,里面蕴含着充足的水分,正当它眯着眼睛享受的时候,感觉到有一股疾风从脑袋顶上吹了过去,它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于是继续埋头啃了起来。

    皮克被赖德几步就拽到了院子,又几步冲进了另外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比皮克的屋子好多了,通顶的书柜、琳琅满目的书籍、打造精致的桌椅、涂有檀木香漆的桌子上还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茶具。

    穿过书柜和桌椅,是一处通往二层楼梯,楼梯上面还有一间屋子,这是一个二层阁楼。

    很快,赖德就拉着皮克冲到了上面的阁楼里。

    阁楼里充满了烟草气味,正中央的红木大床上,躺着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花白的胡子和枯黄色的头发显露出他的虚弱,此时他的一只眼睛呈现出了一片紫青,嘴巴咧着,不断地哀嚎:“疼啊,疼啊~疼死我了!”

    “祖父!镇上的医师不是给涂药了吗?怎么又疼了起来?”

    “个铁憨憨,以为那是牧师的圣水吗?诶哟!憨皮!坐我手上了!疼死我了!”

    “抱歉祖父!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对不起!”

    赖德一脸歉意的从床上起来,转过头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这个熊一样的男人竟然说哭就哭。

    “呜呜呜呜呜,可恶的皮克!看给祖父伤的!”

    “……”皮克错愕地看着床上的老人,茫然自语:“我……我伤的?”

    “就是!”老人仿佛是看见了仇人一般嘶嚎着,声音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狸猫:“就是!”

    老头喊了两句又不禁疼得老泪横流,他喃喃地抱怨着:“真是疼死我了,我养了这么多年,真是养了个没良心的东西,爹要是活着,看到这样,非得把腿打断了!我收养爹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哪呢,我收养爹二十多年,有帮着爹收养十多年,这个可恶的东西,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