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汉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七、行人莫羡长安道
    江充和公孙彧去了公孙卿府拜访,陆机在客栈里觉得很无聊,于是就叫上卢福一起出去找酒肆喝酒,饭饱酒足后想上街溜达去,谁知刚出门就碰到江充和公孙彧他们回来,于是大家一起去逛逛长安城的东市西市。

    陆机、江充和卢福他们之前都是来过长安城的,所以不觉得陌生;而公孙彧是第一次来到长安城,对长安城的繁华甚为好奇,一边走一边东瞧瞧西看看,他们就在东市和西市一带游逛。

    长安城有九市,即有九个市场,其中以东市西市最大;东市西市在长安城的西北角,毗邻渭桥,这里是各种商品的集散地,商业气氛活跃,大街上熙熙攘攘,异常繁华。

    走在夕阴街上,由东而西的向雍门方向走过去,先是东市,再向西就是西市。陆机对长安城的集市还是挺熟悉的,一边走一边向公孙彧讲解:东市靠近三大内宫(即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周围坊闾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第宅,故市中四方珍奇,皆所积集,市场经营的商品,多上等奢侈品,以满足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的需要。西市,是在皇城外,周围多平民百姓住宅,市场经营的商品,多是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

    一行人一直沿着夕阴街向西走,走到西市时,发觉西市商业较东市繁荣;其实西市才是长安城的主要工商业区和经济活动中心,这里各种商品都是依类而集,就是将同类的商品聚集在一起集中交易,相当于现在的专业批发市场。街道两边茶肆酒舍林立,各类手工作坊分散在坊闾之间;大街上除了穿汉服的汉人外,还经常能看到胡人,当然残疾人也是不少,有的少一只腿的拄着拐杖,有的少个胳膊的,公孙彧感动很诧异,于是问陆机:“陆大哥,怎么这里有如此多残疾人呢?”

    陆机摇摇头,叹口气说:“这些都是服兵役上前线打仗而受伤的,连年征战,死了很多人,也有很多伤残的,他们都得不到很好的救治,落下终身残废的悲剧。”

    公孙彧又问:“那他们受伤后朝廷不医治吗?有没有抚恤金领啊?”

    陆机苦笑着说:“仗打完,你能够回来就算是万幸,还想要朝廷医治、抚恤,他们才不管那么多。”

    公孙彧还是觉得有点不解,于是继续问道:“朝廷打仗时是怎样征兵的?”

    卢福听到公孙彧在问,于是也插口说道:“男丁到了二十三岁以上,就要服正卒一年,更卒一个月和戍卒三天,当然你不想服役,就要每月出钱二千去践更,但是一般老百姓那出得起,所以每每遇到战事时,就被征去前线打仗。”

    公孙彧听完叹息道:“如果我还在齐国老家,可能过几年后遇到战事有可能要被征去打仗哦,只不过我手无缚鸡之力,怎样打仗呢,还是吩咐家父先准备好践更钱吧;那打完仗呢?是不是打完就解甲归田?”

    卢福继续说:“仗打完了,死的死,伤的伤,伤病的肯定是解甲归田,回去原籍该干嘛就去干嘛,当然那些身体强壮会打仗的会被招募为正规兵继续服役,而那些回原籍的老兵还会随时听从朝廷的征召。”

    听到这里,公孙彧觉得卢福对于兵役非常熟悉,莫非他也是上过前线,于是问道:“卢大哥,你也上过前线去打仗?”

    卢福听完哈哈大笑:“当然上过,当年我随大将军卫青的大部队去漠北征战,冲锋陷阵,一点伤都没受过,后来仗打完了,本来可以继续服役做正规军的,但是家中俩老健在,也就只好解甲啦。”

    逛着逛着不觉已经日薄西山,一行人又回客栈。

    第二天一早朱立伦就来客栈找公孙彧他们,并且带了公孙卿在西市边上的那套旧房子的钥匙过来,一行人随朱立伦过去西市看房子。

    旧房子位于夕阴街最西边靠近雍门的拐弯处,西市的西面商铺没有东面那么多,主要是以作坊为主,有酿酒的,做豆腐的,做陶瓷的,屠宰的等等。房屋还算大,分前后两部分;前面临街,临街的大厅侧面摆了一个很大的中药柜,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用了,里面的药材都没有了,只有灰尘,前厅两边各有一侧房,左边侧房里面摆有一张治疗床,床是用红木做的,看上去应该是摆放了很久都没有人动过,不过还挺结实,旁边摆放一块布满尘土的牌匾,看上去也是很久没有人擦过了,牌匾上面写着“博济医馆”四个大字,落款是张仓题;后面是后院,共有三间房子,中间是大房,左右两边各是侧房;中间有一个四方的天井,天井正中间有一口水井,水井口呈八角形,水井很深,不过看上去井水不是很多。

    朱立伦把钥匙递给了公孙彧,说道:“老弟,这套房子的主人以前是开医馆的,听说医术还是挺高明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查封,前几年你叔买下来的,他听说是医馆才买的,但一直也没有人住,也不知道他买这间医馆是想干什么用,不过现在你来也好,可以先住下。”

    “多谢立伦兄,这里挺好的,我们很满意,谢谢你一早就过来,为了我们的事你也是一直在奔波。”

    “不用言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公孙大人还交代过,今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去找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