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汉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五、魑魅魍魉惊本身
    河间之名始于战国,取名于九河之间的意思,战国时属于赵国的一个郡,汉文帝二年(前178年),封赵王遂之弟刘辟疆为河间王,分赵国之河间郡置河间国。之后又废国设郡,景帝二年(前155年),封皇子刘德为河间王,复置河间国。现时的河间王是河间顷王刘授,乃刘德的曾孙。

    信都郡与河间国的交界处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叫赵河,赵河两旁种满柳树,柳树枝条刚刚舒展开来,像是驼背的老人,向下垂着;河水不深,河里种满荷花,荷叶刚刚露出水面,浅浅的嫩绿,像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

    赵河旁边有个小村庄叫赵家村,村里有几十户人家,散布在赵河两边,村民都姓赵,世代居住在这里,靠着几分薄田和种植荷花、鸭梨和大枣,日子过得还是挺安逸宁静。

    靠后山的山脚下,单独有三间草房,住在一对姑侄,就是玉儿和她的姑姑。公孙彧就在这里养伤,玉儿每天都送饭送菜过来给他,已经有几天了,伤也好了很多,能够出来走路。

    公孙彧这几天跟玉儿接触,发觉她话不多,但她的右手有些奇怪,手臂一直都是弯曲的,手心攒成一个拳头。

    专业的直觉告诉他,玉儿的右手残疾是先天的,属于轻微的少儿麻痹症,如果医治得当是可以好起来的。

    这天清晨,瓦蓝瓦蓝的天空云雾缭绕,四周景物一片朦胧,像极动画里的仙境,太阳已经从东边冉冉升起,雾也渐渐散开,村里面各家各户的屋顶上飘着袅袅炊烟。

    玉儿照样送饭过来,公孙彧这几天在这养伤,得到了玉儿的照顾,心存感激,接过玉儿送过来的饭菜,哽咽地说道:“多谢玉儿的照顾,俗话说,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你们的这份恩情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怀。”

    “公孙大哥,你言重了,姑姑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人要积德,才会有好报。”

    公孙彧觉得玉儿很懂事,应该是得自于她姑姑的言教身传,那她姑姑会是很有修养的人,又会辟谷,估计是一个仙姑吧。

    “今天是第七天,你姑姑今天应该修完可以出来吧。”

    “是的,过了晌午就可以出来了。”

    “到时我一定要去当面谢谢她的救命之恩,她是不是经常辟谷修练?”

    “以前比较少,近几年经常闭关修练,有时要一个月一次。”

    “估计你姑姑应该是风姿绰约美若仙子的道姑吧。”

    “是的,我们这里的人都叫她赵姑,公孙大哥,我要去喂鸡了,你随便走走吧。”

    说完转身就走,看来玉儿存有戒备心,不想跟不大熟悉的人讲太多关于她姑姑的事情。

    公孙彧吃完早饭走出茅屋,玉儿家有三间草房,中间是主房,比较宽大,公孙彧这几天在养伤的那间是在右侧,比较矮小一点,左侧还有一间,这间比较长,紧挨着后山,门窗一直紧闭着,估计是玉儿的姑姑在里面辟谷修练吧,都说闭关时是不能有人打扰的,因此公孙彧也不敢走过去看。

    站在山脚下茅屋前,放眼望去,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漫山遍野开满五颜六色的小花,像是给山穿了一件朴素雅洁的花裙子,下边还镶着像绿宝石一样的花边,蓝天白云之间,陡峭的岩石形态万千。一泓清溪顺着山势蜿蜒而下,溪水撞击在岩石上“叮咚”作响,弹唱着欢快的乐章;溪水下光滑的鹅卵石清晰可见,高山流云也倒影其中,一群小鱼在水中欢快地游着,一阵风吹来,水面上荡起一道道波纹,这就是赵河。

    河水清澈透底,公孙彧走下河边,捧了一口河水尝尝,但觉清凉透彻,甘甜无比,整个人精神百倍。

    时值农忙季节,一大早,田间就开始忙碌起来,看着熙熙攘攘赴田间劳作的村民,公孙彧不由吟道: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

    公孙彧就这样东逛逛西走走,不知不觉已到晌午时分。

    汉代时候,都是一日两餐的,没有吃午餐的习惯,一到中午大家都回家休息,公孙彧逛累了,也准备回茅屋休息。

    刚走到山脚下,突然有一白衣男子,手里提着一把长剑,一瘸一拐地向草房方向逃过来,后面有五个人追赶着,个个都是手里拿家伙的,有刀有剑还有叉,公孙彧乃一文弱小生,自幼跟老父学医读书,也没有习过武,看见眼前这般血腥的景象,整个人吓呆了。

    他担心这伙人跑进去中屋,里面只有玉儿一小姑娘,挺危险的,谁知白衣男子却跑入右侧茅屋,这下麻烦了,玉儿的姑姑还在里面辟谷,没有出关呢,这下怎么办?

    这一伙人跑进去后,本以为要有一阵厮杀,把玉儿家的草房搞得个底朝天,玉儿的姑姑在修练也会受其害,轻则伤筋动骨,重则有性命之虞,公孙彧越想越害怕,玉儿姑姑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还没来得及见个面谢她一声,就要遭此横祸,苍天啊,好人应该有好报啊,公孙彧望着天,默默地祈祷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