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道猎梦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章 未知的一生之敌
    w.co

    仔细想想,泯梦人这边不知道这个常识实际上也是挺正常的。

    现在不比以前,曾经那个打打杀杀、血雨腥风、快意江湖的时代已经远去,在当今这个时代,法律高于一切,禁止斗殴寻仇,明面上和私下里都不行,几乎没人愿意争斗,一般也不敢。

    唯一敢动手伤人,还合法的就是维和队出身的泯梦人,他们在修行界有生杀予夺的大权,除了六大宗门的弟子,泯梦人可是让其他修行者闻风丧胆的存在,从来都是他们杀别人,没有别人杀他们的份。

    由于没有太多的案例出现,新生代的泯梦人自然也不知道由死而生会给心魔提供疯狂生长的契机。

    事关修行大道,还是鬼头都不知道的常识,雷景辉刚好又在这一关,两人都听得极其认真。

    闻人道见两人听得认真,关于由死而生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他说得很详细,一点儿都没有藏私。

    反正也不是什么独门的修行秘辛,在闻人道眼里,这些常识就相当于是路边的大白菜,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闻人道弃之如草芥的东西,在雷景辉和鬼头这里则是视若珍宝,闻人道一番话讲完,两者皆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连声道谢。

    尤其是雷景辉,他那张脸上哪里还能看到半点儿不悦之色?那架势恨不得都快要把玉人当亲人对待了,一两句感谢的话都不能聊表他的心情。

    “多谢前辈告诉在下这个秘辛,不然今天要是被心魔趁虚而入变了一个人,可能谁都不会发现这个问题,也包括我自己!”

    雷景辉消化完了闻人道告知的消息,诚心实意的对着玉人鞠了一躬,他这是发自内心地感激,同时也是为自己先前的唐突举动赔不是。

    闻人道摆了摆手,表示小事而已,让他无需多礼,更不用往心里去。

    但此刻的雷景辉感觉自己受了恩惠,执意要再拜。

    闻人道见状,表面无奈,心里实则很开心地说道:“你这还没有发泄完呢!心魔之患尚未解除,等你解除了隐患再谢也不迟,另外,我先前跟你解释过了,你若是真想感谢我,那就答应我先前的条件,心甘情愿地放下你跟程善笙之间的恩怨,如何?”

    听闻此言,雷景辉这才缓缓直起身来,神情郑重地跟玉人保证道:“前辈多虑了,我跟程善笙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他也没招惹我,是我不不愿接受属下的失败,才不要脸的对他下杀手,此事的过错本就在我这一方,要恨也是他恨我才对!”

    “而且结果前辈也看到了,我对一个修为境界比自己低那么多的人动手都没有成功,还被反杀,这只能说我是活该,又怎么会去怪罪前辈二人呢?何况前辈还以德报怨解了我的心魔之危,我现在只有满腹的感激!”

    雷景辉一番话说得诚诚恳恳,没有半点儿逢场作戏的感觉,闻人道识人无数,自能分辨其中真假,说道:“希望你谨记今天的话,不要一出去就给忘了,我素来听闻你们泯梦人都是忘恩负义之辈,可是不太敢相信你们啊!”

    雷景辉面色一苦,泯梦人的风评确实是不怎么好,他先是点了点头回答玉人,随后又在脑海里面疯狂思索怎么才能安玉人的心,因为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驱赶一下心魔,但这个玉人还在这里,他也不好发泄啊!

    皇天不负有心人,雷景辉顷刻间就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缘由,洒脱地笑了笑,道:“我知道我们的风评不太让人放心,但我跟程善笙是真没仇怨,我对他出手的最主要原因其实是为了一个人!”

    “为了一个人?”闻人道好奇地朝雷景辉看去,程善笙和鬼头也跟着看了过去。

    “没错!智枭他们就算是失败了,也不应该由我去对程善笙动手,应该由他们自己动手找回自信,我对程善笙其实是想为一个人扫清障碍!”

    眼见闻人道眼神闭紧,雷景辉赶紧补充道:“还请前辈不要忧心,现在局势不同了,我已经改变了主意,以前不知道程善笙是你的弟子,更不知道他是走的同境无敌之路,还以为是个举足无轻重的小透明。”

    “如今得知他的底细,我想他活着也许比死去更能激励我想要帮助的那个人,就算是为了那个人,我今后也绝无可能再动程善笙一根汗毛的!”

    听到程善笙要给另一人做踏脚石,闻人道倒是没怎么怀疑,反而被勾起了兴趣,轻轻“哦”了一声,好奇地问道:“原来还有这个缘由,那你想要激励的那个人是谁?也是跟程善笙一个水平的人吗?”

    若真是有这样一个人,程善笙给他做踏脚石的同时,他又何尝不是程善笙的踏脚石呢?

    无敌是寂寞的,当一个人没有了可堪一战的对手,他的路也差不多就到了尽头,要想变得更强,那么同一个时代里,同一个修为境界,旗鼓相当的对手是越多越好。

    听雷景辉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护道的那个人好像也是在走同境无敌之路,这无疑是最好的局面,两者在这条路上固然只有一个人能走到最后,但在漫长的旅途中,只有他们两人为对方提供的帮助最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