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量真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凝气
    “因儿,因儿,怎么还在睡。”桓因耳边传来段云有些急促的声音。他缓缓睁开了眼,看见师傅正站在自己床前,神色有些不悦。

    桓因感觉头很疼,昨天在寒潭之下,《无量魄经》的内容如同倒灌一般的涌入他的脑中,不管他理解不理解,接受不接受,那些金色的文字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

    “师傅,我是怎么回来的。”桓因直起了身子,语带疲惫的说道。

    段云见他的样子,以为他还没睡醒,责备到:“什么你怎么回来的。你平时起的都比我早,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躺在床上。一日之计在于晨,该用功了!”

    “是,师傅。”桓因见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也难怪师傅这么着急。

    段云听见桓因答应,摇了摇头,背着手走了出去。

    桓因甩了甩头,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清醒一下。昨天的事情太过诡异,自己最后在寒潭中昏迷了过去,再后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他完不清楚。为什么师傅一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一会等师傅气消了一定要好好问问。

    桓因吃过饭,换上一身铸剑的服饰,恭恭敬敬的走到段云的跟前,行了一礼到:“师傅,弟子懒惰,请师傅责罚。”

    段云正在剑炉前忙着,听见身后传来桓因的声音,转过身去。他见桓因乖巧礼貌的样子,又想起桓因平时努力不懈的精神,气消了不少:“今天先不铸剑了,我想打造一把软剑,需要蚕丝草,你去门中给我找些来,我再给你演示演示软剑的铸法。”

    桓因听了段云的话,才想起昨天自己本是要为师傅找蚕丝草的,结果被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给耽误了,师傅不知道自己的经历,难怪有些气恼。

    “师傅,对不起,弟子昨天没能把蚕丝草带回来,其实昨天我……”桓因正想把昨天遇到的事情说给段云,段云却打断到:“什么对不起,昨天你不是在阁中随我铸剑么,我昨天几时叫你去弄蚕丝草了。你这孩子,还没睡醒?”

    桓因听了段云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若没有师傅叫自己寻找蚕丝草,也不会发生后来那些事情,自己也不至于如此疲惫难起,怎么听师傅的意思好像完没这回事儿一样。无量尊者的声音和《无量魄经》的内容还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中,难道这会有假?只是,看师傅的表情显然不似玩笑,依师傅的性子又几时开过玩笑。难道昨天自己经历的一切不过只是一个梦?

    桓因没再说什么,他换了一身道袍,拿了跟昨天一样的工具下山去了。

    桓因越想越觉得蹊跷,他要把昨天的事情再重演一次,看看是不是会一模一样,于是他还是按着昨天的路线走下山去。

    “哟,这不是剑阁的内门大弟子么,入门大半年还没有修为的废物就是他了吧。”

    “废物还有废物养,谁让他找了个好师傅,虽然也是废物,但身份尊高啊。”

    他们本来以为桓因会与他们争执,或者至少显出愤怒之色。可是桓因听见他俩的话语以后满脸都是惊异之色,二人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怎么会这样,与昨天一模一样。”桓因想到。

    “这么说来,山下的寒潭边陈川一定在!”桓因笃定的想到。

    他一路小跑着朝山下而去,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前往寒潭那边。

    “贱人,让你服侍小爷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陈川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与昨天一模一样。

    桓因靠了过去,他看见还是陈川三人正在欺负那名叫汪艳的女弟子,与昨日所见之事几无半点差别。只是,昨日此处该是有一个寒潭的,今天这四人旁边却什么也没有,只是普通的树林罢了。

    这两日发生的事情让桓因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自己明明在那潭中听到了无量尊者的声音,学到了《无量魄经》,可今日看来怎么那潭根本就不存在一般。那自己听到的是什么,学到的是什么?都是假的么?

    最终,桓因摇了摇头,师傅还等着他找蚕丝草呢,想不通的事情先放一边吧。

    他正要走开,突然想起昨天陈川对他的狠毒。于是,他悄悄的在自己脚下放了一大堆地火雷,然后接了一卷极长的引线,点着之后走开了。

    这地火雷是一种烈性炸药,是凡人用来开山的。因其威力巨大,声音如雷而得名。段云自从修为消失后,以他的凡力不足以分解某些仙家材料,便备了一些小的地火雷,平日用来裂解材料。桓因跟随段云学习铸剑,自然也学到了这一手。他每日辅助师傅铸剑,分材解料是常事,于是随身的口袋中总是有一些这个东西。

    按桓因的计算,自己放下的地火雷会在一刻以后爆炸。那时陈川怕是正在行那见不得人的事,不知道突然传出一声巨响会有何反应。想到这里,桓因今天一天沉闷的心情似乎都好了一些。

    做完这些,他悄悄的走开去寻找蚕丝草了。

    刚走了不远,桓因就在一个土丘上找到了稀稀拉拉的几颗蚕丝草,虽然不多,但是让师傅炼制一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