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量真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重逢
    第二天正午,桓因缓缓睁开了眼,段云正坐在桓因的床边关切的望着他。

    “因儿,你醒了。”段云说到。

    桓因记得自己是在丹炉炸开时昏了过去。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似乎并无大碍,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他慢慢支起身子,对段云说到:“师傅,因儿没事,劳烦师傅记挂了。”

    “因儿,昨天的事情温师侄对我说过了。你能舍己为人,有我剑阁男儿的气度,做得很好。”

    “师傅,昨天丹炉炸开后,把我震晕了过去,后面发生了什么,温师兄还好么?”

    “昨天你推开温师侄后,他躲过了丹炉炸开的冲击,并无大碍。回去后他向温长老说明了此事,温长老亲自来我剑阁看了你,并给你服下了一枚紫金丹,让你能迅速的恢复过来。他还命弟子送来了不少的灵石和一鼎新的玄铁剑炉表示歉意。要知道,我剑阁已经好久没有长老亲自来过了,上一次还是你师公七绝子在的时候。”说到此处,段云隐隐有一股满足之意。

    “师傅,温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有些……有些……”

    “你是说他有些阴郁孤僻吧。温瑜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父亲是温长老的独子,当年与我是很要好的同门师兄弟。后来,温瑜的父亲与引灵宗的一位仙子走到了一起,就有了温瑜。本来温瑜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直到六岁那年,他的父亲出去执行一个宗门任务,他母亲放心不下,也一同前往,谁知二人一去不回。温瑜知道自己父母双亡的消息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没出来。等再出来的时候,他已不再是那个活泼的孩子,而是满脸阴郁,几乎不再与人交谈。温瑜从小被我看着长大,又喜欢铸剑之道,所以与我还算比较亲近,会偶尔到我这里来。除此之外,就只有他爷爷能跟温瑜说上几句话了。”段云说到此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桓因听到温瑜如此身世,竟与自己有几分想同,对温瑜有些感同身受。他顿了一会,又问到:“师傅,那剑炉是什么打造,为何爆开有如此大的威力,就连温师兄这种有修为的人也控制不住。”

    “那剑炉乃是精铁打造,虽不如温长老这次送来的好,但也不差。剑炉本是修为不高之人和凡人铸剑所用之物,修为高深的人是不需要剑炉铸剑的。修为到达一定程度之后,能引动天地之火或者自身施法成火铸剑,不但简易,而且效果更加。温师侄修为只有凝气三层初期,本就不高,这剑炉虽是凡物,但是蕴含的火焰之力却也不可小觑,加之当日温师侄用了那爆铁砂,那炸炉的力量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这次事情以后,剑阁又归于了平静。桓因还是与以前一样的刻苦努力修行着,不管是识材还是凝气。

    很快,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桓因已近十岁。在这大半年期间,温瑜经常来剑阁铸剑,虽然他还是那种阴郁的性格,但是桓因却成为了他在这世上第三个可以说说话的人。

    桓因在识材上天赋卓然,加之努力非常,在很早就把那柱子中的内容记得烂熟于胸,用他师傅的话说,他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器童了。不过,这世间千奇百怪的铸剑之材多不胜数,桓因的路还长,这就需要他自己去寻觅了。

    桓因识材修行完以后,已经开始了跟随段云铸剑,成为了段云的助手,也就是一名辅师。

    但是,桓因在这大半年中,修炼凝气之法依然是毫无进展。他从来没有因此而放弃过,自从那个梦以后,他就没再想那许多,只是反复的不停的练习《凝气诀》中的内容,他甚至还向师傅要来凝气期的一些术法要诀,反复揣摩练习。虽然他毫无收获,但是凝气一到四层的要诀他却是烂熟于胸,理解甚深,就连那些低阶术法也是颇有见地。

    一天,段云让桓因为他去城中铁匠铺买些精铁,桓因便换了一身普通凡人的服饰,拿着师傅给的银子下山去了。

    桓因这段时间由于修炼勤奋,虽然没有仙力,但是身体却健壮了不少,很快便从山上走到了城里。

    他已经快一年没到过城中,再见城中繁华,颇为感慨。若当初没有那个神秘的老道指点,自己现在会不会也是在城中如同其他城民一般的活着呢?

    桓因一边看着城中的新鲜和热闹,一边朝着铁匠铺走去。不一会,他便买了一大箩筐的精铁,他把这些精铁背在背上,然后朝着回山的路走去。桓因一个孩子,背着与他身材完不匹配的大筐精铁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大哥!”一个激动的声音冲着桓因喊到。

    桓因转头看去,只见叶无忧满脸欣喜的朝他跑过来。

    “无忧!”桓因见是无忧,惊喜的喊到。

    兄弟二人分开快有一年,再次相见,万分激动,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他二人本都想与对方说些什么,可是脑中的千百思绪也无法表达现在的心情,竟是一个字也没说的出来。

    好一会,二人才分开,相互看了半天,同时笑了起来。

    无忧也是周身凡俗打扮,他拉着桓因说到:“大哥,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