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量真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桓因
    红事,便是姻缘之事。笔《趣》阁.biquge.info桓家后代桓宇最长,也才十四,根本不到成家之时,桓家的红事自然只能从桓公自己身上来寻了。

    经桓家三位夫人商议,最终决定为桓公纳一名小妾,由大夫人朱氏权负责。

    桓家纳妾,在荆州也是一桩大事。荆州桓家,那是响当当的商海巨户,其家主桓彬更是名声在外。虽然桓公病重的消息已经在荆州传的沸沸扬扬,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众人攀附桓家的高枝。只要入得桓家,哪怕为妾,也是野鸡变凤凰的事。所以桓公纳妾的消息一出,不胫而走。此事在朱氏的主持下,更是进行的如火如荼。桓家府邸门前排起长龙,城中女子但凡未嫁,知是桓公纳妾,悉数前来。就连梁、扬二州也有听闻此事远道而来者,可谓络绎不绝。

    前来应招的众女中,不乏权贵后世、翩翩佳人,若是换了平常人家,随便选其一已是觉得烧了高香。可是入得桓家府门,却毫无高傲之意,都争相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

    虽然应招优秀女子众多,但桓公纳妾的条件却很简单,也很奇怪。并不是由桓公本人相中,纳妾从头到尾桓公就不曾露面过。应选者需要三位夫人看过,展示才艺,等等等等自不多说。最后,应选者还需要家医张崇药看过才可。许多优秀女子,德才双馨,却最后被桓家家医拒之门外。桓家的家医似乎在此事上比三位夫人的决定权还要大。

    最终,桓家居然选择了一个没有家的女子,名曰李芸,年芳二十二,相貌不算美,但也还端正,女活也不错。生养她的母亲早在五年前便去世了,此后她一个人在荆州城以织布为生。虽然众人都不解为何桓家选择了她,可是她就这样真真正正的入赘了桓家,成为了桓公的小妾。桓公纳妾的事情也终于落定。

    桓公的纳妾之礼很简单,因为桓公病不能起,只得由李芸在桓公榻前完婚。

    在行礼之前,朱氏神秘的把张崇药拉到一边,递上一锭金子悄声到:“张大夫,此事可把准了?若有闪失,之后可就没这么多好处给你了。”

    “夫人放心,老朽行医多年,这女子是否能孕我还是能看出的,何况我也有再三细查,这李芸不能怀子是必然之事。”

    “有先生作保,我便放心了。”

    ……

    ……

    桓公纳妾之后,在李芸的日夜照料之下,病情果然逐渐转好了过来。整个桓府因为桓公的病愈而恢复了生机。众人都说连穹山的大师果然高明,连张医师不能解决的难题也都盖了过去。

    桓府上下如同大喜一般,在朱氏的主持下,置办了一次盛大的家宴,把荆州城几乎所有的权贵都请了过来。桓家是想告诉大家,那个商业巨头又回来了。

    桓公的大病终于治愈,而桓家也重新回到了运行的轨道上。只是有一点不同,桓公对新纳的小妾格外宠爱。不仅仅在人前如此,在人后也是如此。桓公感谢李芸给予他的新生,也把下一代的希望寄托在李芸身上。若是李芸能怀个男丁,那桓家的下一代就有希望了。

    几位夫人把这些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李芸是整个桓家的恩人,又不能生育,谁会跟她过不去呢?

    这也是平常的一天,桓公早早的起来,叫醒身边的李氏,兴致勃勃的行了一次房事。

    刚完事,便听见家仆在外面嚷道:“这是什么死鸟,长的这么邪乎,快滚开。”

    二人穿上衣服,开窗一看,只见二人对面的房檐上站着一只怪鸟,头有三颗,尾有六只,却只有二爪,身上羽毛五颜六色,光鲜亮丽。头似乌鸦,却默不作声。二人看去之时,却见这乌鸦也一般的转头望向二人,似还含着笑意。

    “啪!”家仆举着扫把一下拍到屋顶,这鸟灵活一闪,避开扫把,再看了桓公夫妇一眼,转身飞走了。

    这异鸟之事成为了桓家上下茶余饭后的闲话,但也就如此罢了。

    时间就这样缓缓的流逝,两个月后的一天,李氏突然半夜呕吐不止,高烧发作。这把桓家一家老小都惊了起来,桓公着急的命下人去把张崇药请了过来。

    张崇药赶到后,急急忙忙的给李氏把脉。众人则焦急的等在一边。

    张崇药把完脉后,神色似乎有些惊异。又把缩回来的手重新搭到了李氏的脉上,就这样来来回回两三次,似乎对自己的判断没有把握。

    桓公看出了张崇药的迟疑,上前对张崇药问到:“张先生,我夫人是得了何病?”

    张崇药明显是没回过神来,听到桓公的问话惊了一下,然后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的朱氏。朱氏并没有注意到张崇药的异样。桓公却急了起来,又到:“张先生,但说无妨!”

    “回老爷的话,尊夫人是,是有喜了。”

    “什么!?”这句话是两个人一起说的,一个人桓公,语气里当然是带着惊喜。一个自然就是朱氏了,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

    “夫人,她有身孕了。”张崇药抹了一把冷汗,说到。

    其实张崇药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的。李氏不能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