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凤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五章:又是何苦
    千梵梦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但也不得不信,点点头,也未曾再多说什么,转身便和蕴星他们一起回了魔界,那时,天已经大亮,蕴星他们幻光飞行,几乎与天际融为一体,白凝夕站在梦泽山上久久眺望了一番,这才转身缓缓的朝涵虚山走去。

    来到麒麟门的时候,刚好有弟子在等着她,见她来了,便上前一步走到她面前说:“掌门有令,若是姑娘回来了,便请姑娘随我们去菁华殿一趟。”

    白凝夕停下了脚步看着她,开口问道:“书谢真人呢?”

    “书谢真人自然是在涵彦峰。”

    “我要去见他。”

    “姑娘不必如此,去了菁华殿,你想见的人都在那里。”那弟子说完,便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看上去倒还客气,可他们一群人没一个好脸色,看着白凝夕的眼睛都多了几分不屑,白凝夕心中苍凉一笑,随之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菁华殿。

    大殿之内,掌门杜涟漪坐在大殿中央,而书谢真人、破瑾掌门和守护使都坐在玄台之上,那弟子将白凝夕带了进去之后,便请示告退了,而白凝夕独自一人站在台下,接受着他们透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寒烟尘呢?”白凝夕不理会其他人,直接看着书谢真人开口道,而书谢真人也回答了她的问题,“他自然是还待在结界之中。”

    白凝夕闻言不禁冷笑,“你们用我和星儿的性命来要挟他,如此做派,也还真对得起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之衔!”

    “你这话可是说的过分了。”破瑾掌门心惊起来,“你们两个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们哪有那本事去拿你们来要挟他啊,你可别忘了,你是魔界的魔后,而那孩子是未来的十代魔皇,哎哟,这可是很了不起的。”

    “你少在那阴阳怪气的!”白凝夕狠狠的扫了破瑾掌门一眼,随即撇过头去看向了杜涟漪,“找我来有什么事?”

    破瑾掌门撇撇嘴不再说话,而杜涟漪看了他们三位一眼,而后也缓缓启齿跟白凝夕道来,一边说着一边和蔼的笑着:“说起来,白姑娘也是一介凡人,纵使成了魔界之后,也终究还是人界的子民……”

    “怎么?想让我去劝寒烟尘施法降雨?”白凝夕刚听他说起这些话,顿时就明白了他的目的,连杜涟漪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快猜出他的意图,一时之间愣的有些不知所措,其他人也都相继的一愣,而后淡然一笑,这丫头,果然是冰雪聪明。

    杜涟漪掌门也很快恢复了平静,笑了笑,对白凝夕说:“如今凌幻大陆的旱灾越来越严重,庄稼损失惨重,百姓也民不聊生,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施法降雨,才能阻止这一切,让凌幻大陆恢复往日生机,况且,我相信魔界的情况也不会乐观,白姑娘,你说呢?”

    而白凝夕直直的看着他,听他说完这些话之后,她忽然有些好奇,脑袋里萌生了一个想法,她问反问杜涟漪道:“杜掌门,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

    “白姑娘请说。”杜涟漪也算客气。

    “既然旱灾如此严重,你们为何不自己先想办法,反而一味的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寒烟尘的身上,指望他施法降雨,拯救整个凌幻大陆?他若是不施法降雨,水神不也还在吗,就算不想倾尽全力,略施绵薄之力也是可以的吧?水神贵为天族之神,难道连这点乞怜都不愿施舍?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是害怕她水神的身份,不敢开口请她出手,只能将目的转移到寒烟尘的身上,不惜一切代价去逼他,是吗?”

    “你……!”杜涟漪被白凝夕的这番话问得顿时哑口无言,而其他人闻言也不由得将视线转向了她,书谢真人倒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破瑾掌门也是偷偷的打量着白凝夕,寻思着这小妮子真是伶牙俐齿,而守护使则是看着白凝夕,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水神毕竟是上古神族。”杜涟漪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白凝夕不屑的扫了他一眼,天不怕地不怕的昂首挺胸,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好了,我不想留在这里跟你们废话,也懒得听你们接下来要讨论什么是非对错,人间道义,总而言之,我是绝对不会去逼寒烟尘的,你们若是敢在我和他面前耍什么心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白凝夕转身便离开了菁华殿,而身后杜涟漪看着她的背影,不禁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而白凝夕离开了菁华殿之后,站在大殿之外的广场上,她忽然一下迷失了方向一样,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她这样,又是何苦?

    明明都已经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可是……她还是不舍……现在寒烟尘被关押在禁地结界之中,若是他不愿开口,施法降雨这件事也没办法开始,而能接近他让他信任的,也唯有自己……

    不!不行!白凝夕坚决的摇了摇头,不行,她已经亏欠他太多太多了,她绝不能再利用他们之间的这份感情再去伤害他,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就在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真不愧是你,在这菁华殿上这般伶牙俐齿将所有人问的无言以对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