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看花丛自爱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五十九章:了尽春秋存道骨94
    第八百五十九章:了尽春秋存道骨94

    亚伦的问题刚一提出,本森就迫不及待地回答道,“我认为,吃‘闭门羹’是小事,尘儿小姐是否解了毒?才是大事,浅仓君,你说是吧?”

    “是的”,浅仓马上支援本森道,“那四个老的,总不至于永远不见人吧?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让我们吃了‘闭门羹’,是为何?是尘儿小姐解不了毒?还是尘儿小姐已经解了毒?”

    亚伦听到二位教授的言论,觉得说了好像与没说一样,他把眼睛望向了远藤。

    远藤接收到了亚伦目光中的信号,轻蹙眉头,分析道,“上午,那位老者告之我们,淑尤老夫人不方便会客,先生们,人家所说,是‘不方便会客’,这话中可含有极大的玄机,何为‘不方便会客’呢?”

    说到此,二位教授瞪大了眼睛望着远藤,远藤还没有给出答案,亚伦说道,“他们认为的‘方便’,应该就是‘尘埃落定’的时候,我想,不会久远的,也许就在这几日”。

    亚伦话语中,肯定中带有不确定性,目前,他只能如此,他们收集到各方面的消息,包括卫星实时监控反馈回来的消息,也无法判断确实性。

    他们目前得到的所有消息,一直处于似是而非的状态,卫星传输予他们的信息显示,沈依尘自进入院子的房屋内,就再也没有露过面,是在屋内解毒?还是人家的建筑内,建有暗道或其它什么隐蔽的地方?这些都是未知数,但,他肯定,“莲愿山水”此地,不同寻常,否则,沈依尘为何非要回到山野之地,从事性命攸关的事呢?

    可是,他们却无法探知到“莲愿山水”的真面目,他只能面对现实,如今,唯有等待,别无它法。

    就在亚伦想心事时,远藤淡淡地无奈地说道,“是的,如今,唯一的悬念,就是尘儿小姐的解毒,是否有成效?其它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是啊,远藤君”,亚伦回过神,非常赞同远藤的分析,并轻笑言道,“我们现在,放开手脚,不用有所顾虑,远藤君的‘反客为主’,自然也是放开了来操作,赚取赢利才是硬道理,接下来,我们就等着淑尤老夫人的‘方便之时’了”。

    亚伦把基调定了下来,远藤也明白,计划没有变化快的道理,好在,资金基本面,他们仍然掌握着主动权,凌晨时分的市场突变,改变了对手双方的部署,这也是人算不如天算的佐证。

    **********

    “莲愿山水”。

    陆子爵、冷伯在尘儿的书房中,首先阿阳汇报了上午亚伦一行四人吃“闭门羹”的情况,亚伦的拜访,直接由李伯出面,驳回了亚伦拜访淑尤老夫人的请求,而且告之他们,淑尤老夫人在“方便之时”,自会会见他们的意思。

    接下来,“莲愿山水”、“春城、彩云归月”、“京城、陆家”三地的战友们讨论了下一步的部署。

    大家达成了一致共识,认为现在,敌、我双方意图明朗,已经没有了悬念,双方的共同目标,均在尘儿身上,双方都在等待尘儿解毒的最终结果。

    在具体的实战上,不论是在境外现货黄金市场,还是在国内股市,双方都会放手一搏,在相互牵制对方的基础上,顺势而为,赚取利润。

    最后,总指挥陆子爵作了总结,“彩云归月”反击战,已经近入了中期阶段,此阶段的特点就是,双方结束了僵持,意图明朗,都在等待最后的收关时刻。

    由于,敌、我双方均抛开了包袱,双方在资本市场中的角逐打破了僵局,国内资本市场,仍旧未到最后决战之时,不论是远藤,还是阿阳,都处于静默时期。

    境外的国际现货黄金市场中,远藤与阿阳均进入了佳境,双方你追我赶,多、空布局,远藤把所掌控的资金账户以及资金使用得出神入化;阿阳也不甘示弱,把境外的所有资金以及沈家老人故友们的资金弹药合并使用,随着市场的变化而随机应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尘丫儿疗毒的进程进入到了最后一日的最后一次,也既是,第三日“午时”的第六次。

    陆子爵每次陪同尘儿一起下至湖底中心疗毒,看着尘儿每次疗毒完成后,从口中取出的药丸,一次比一次颜色艳丽,第五次取出的药丸,甚至比原药丸的颜色还要艳丽,不尽向尘儿提出问题,为何放入口中的药丸会变颜色?

    尘儿看到男人疑惑与欣喜的样子,解释到,她放入于舌根下的红色药丸是用于吸毒之用的,药丸的颜色随着毒性的多少,变化颜色。

    当中毒、疗毒之人,身体内毒素逐渐减弱时,药丸的颜色不仅恢复到原药的颜色,甚比原药丸的颜色还要好,这也是检测体内毒素是否全部清除干净的一个重要指标。

    第六次疗毒,是来到“莲愿山水”第三日的“午时”,当尘儿疗毒完毕,与男人走出湖底中心,穿过小佛堂、卧房,就看到冷伯已经等候在客厅内。

    看到尘儿、子爵出来了,冷伯上前就拉住了尘儿的手,仔细地打量着尘儿,而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住地点头,欢快地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