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上祖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我是来赎人的
紧,都是一时间想了很多。

    “既然大家伙都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那么今日我就在这族聚上宣布,让叶尘重归叶家。”

    “叶尘重归叶家!”

    叶战的话像是一枚重型*,待得话声落下,整个叶府院落是变得沉寂起来,院落中所属叶家的人,心中是极为的复杂,所表现出的神色也是十分的难看。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是一段让叶家人痛彻心扉的旧事。

    虽然当年的事情早已是被岁月尘封,但是如今重提,依旧是让人心头隐隐作痛,仿若是心头的伤疤重新被撕裂开来。

    “家主,您老人家难道忘了当年叶家所遭受的惩罚了吗?!”

    “家主,那是血淋淋的教训啊,叶家所遭受的灾难性的惩罚,都是因他们一家人而起,而如今,您老又要将让这孩子重归叶家,这万万不可啊!”

    “家主,您老身上的暗伤就是当年所遗留,若非如此,您老早已是超越了三化之境。”

    “家主,妄您老三思啊!”

    短短数息间,叶家府邸院落中便是有很多反对的声音站了出来,而且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对于叶战的决定,叶家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反对意见。

    这足以见得当年那灾难性的惩罚,给叶家的人心底留下来难以磨灭的阴影,甚至是恐惧。

    叶战的脸色逐渐的难看起来,虽然他有料想到族人会站出来反对他让叶尘重归叶家,但是眼下这近乎整族人站出来反对的场面,让他始料不及。

    做为一家之主,当年叶家遭劫,面对着源自古老域地内家族的无尽怒火和雷霆之势的惩罚,叶战为了保叶家,最终是选择让还是襁褓中的婴儿的叶尘随着他的父母流浪在外。

    而这样的抉择也让叶战悔恨不已,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心魔,最终衍生成了他的死劫,而这心魔一直到了叶尘重新出现在叶家祭祀先祖的大典上才被斩去,顺势突破死劫,凝聚了虚神,踏入化虚之境。

    “家主,若是那古老域地的家族得知我们叶家让这孩子重归叶家,必然是又要降下怒火。”

    “家主,您老人家难道想让叶家覆灭吗?”

    叶家的人都是竭力反对让叶尘重归叶家,虽说当年的事已过多年,但是一想到叶家当年险些惨遭灭族的命运,叶家的人是不寒而栗。

    叶战听着族人的声音,心中有着无尽的苦涩,做为一家之主的他竟然连让自己的孙子重归家族的权利都没有么。

    一双老眼之中包含了极为复杂神色和说不完的话,叶战望着府邸院落外围,正站在外族人桌旁的叶尘。

    做为当事人的叶尘,已然是成了整个事件的核心。

    叶尘的目光盯着府邸院落中心处的那道苍老的身影,那原本是潜留在意识中的三道模糊不清楚的身影轮廓,其中的一道身影轮廓是逐渐的清晰起来,最终是与眼前的这道苍老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爷爷。”

    叶尘心中不禁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是一种至亲的感觉。

    目光缓缓的扫过了府邸院落其他的叶家族人,听着那些竭力反对的声音,叶尘也从中得知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他并不怪叶战将他们一家三口赶出叶家,毕竟后者是为了保叶家,倒是那些口口声声为了叶家,而又另怀鬼心思的人让他心生厌恶。

    府邸院落的气氛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极为的压抑起来。

    叶尘不想让叶战为难,冒着整族人的反对让他重归叶家,所以他和小丫鬟缓缓的走进府邸院落中央,很认真的行了一个晚辈之礼,而后是很认真的将他的来意如实讲出。

    “我是来赎人的。”

    很简单的一句话,将府邸院落压抑的气氛化解,虽然话里面的内容与眼下的场面毫不相干,但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的答案,我是来赎人的,是要将小丫鬟筱雪儿从叶府带走。

    “呐,这是我的赎金。”

    讲明了来意,叶尘翻手间掌中是多出了一道符印,是都灵净土历练的名额。

    待得叶尘将都灵净土历练的符印拿出后,整个府邸院落的气氛,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一下,那所有的目光,都是都射向了叶尘。

    似乎叶尘在前两日都域灵院的海选中通过了灵梯大道大圆满,这样傲人的成绩,足以能证明叶尘有着非凡的修炼天赋,日后若是能成就大造化,必然给叶家带来无上荣耀。

    一想到这一点,那些原本是竭力反对让叶尘重归叶家的人,心中生出悔意,但是说出去的话像是泼出去的水,已是收不回。

    王管事很快将筱雪儿的仆人契约取来交到了叶尘手中,而叶尘则是将符印交出后,便是带着筱雪儿离开了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