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世经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09章五年
    “不对,还是不对,那一气化三清,三清归一气只是归元剑的总纲,不是说你能刺出三道剑气就行。”小黑道:“那我问你,你们这归元剑第二招剑化日月,难不成你还真要化个日月出来?日月是寓意,指的是你剑势好如日月,懂了吗?”

    归元剑第一式剑指天地,第二式剑化日月,第三式剑引阴阳,第四式剑荡乾坤。

    一共四式,只画有四张图,别无他解,完靠修炼者的悟性。

    忽然子禹闭上了眼,手中的树枝向下斜拿,天地间一缕肉眼看不见的灵气开始慢慢舞动起来,子禹身上的气势开始发生了变化。

    咦,小黑有些吃惊,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进入了剑意境,这才没修炼几天功夫就出现了顿悟,果然是我没看走眼,呵呵……

    “啊,小子你要干嘛。”小黑忽然紧张起来,急的左右直跳,无论它怎么跳动,子禹的剑气都将它牢牢锁定。

    “小子,我是你的师傅,你不能这样对待我。”被这样的剑气笼罩真不是个滋味,感觉四周都是杀机,一不小心就会被剑气撕裂。

    剑气慢慢退去,小黑的毛发都已经湿透,四肢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感觉怎么样。”子禹睁开眼来看见小黑的样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还算可以。”小黑言不由衷的说了句:“这不过是剑意雏形,要想达到更高境界,还得让剑意归于无形,那样的剑才是杀人的剑。”

    子禹这次认真的点了点头,小黑说的对,刚才的剑意只能算雏形,要让剑意无处不在,要让剑意无声无形才算真正的剑意。

    现在的剑意不过是人的意,要人意与剑意相通,那才是真正的剑意。

    不过归元剑的第一式子禹算是初步练成。

    子禹算了下日子,归元剑的第一式他花费了十天时间,进步速度总算差强人意。

    ……

    李继的丹房自从换了人看守,丹药再没丢失,也不知道是偷盗之人已经溜远,还是这里已经没有他需要的丹药了,也有可能是发现了丹房的四周暗中还加强了不少守卫,不敢再来。

    总之,李长老的两个徒弟这会还在牢房,没有被放出来,李长老自己炼丹也受到影响,成功率大大下降,开十炉就能报废七八炉,大长老刘宇真人只能暂时让李长老停止了炼丹,这样下去三元门折腾不起。

    刘长老长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掌教应该快出关了,这一摊子事搅得他头大,李长老的事还需掌教出关亲自处理,这毕竟关系着三元门内部团结。

    也不知道掌教这次出关能否突破进入神意三阶,如果进入神意三阶这对三元门的意义影响深远,又是五年一度的九门会,只希望三元门能进一步,提升一下百余年来不动的排位。

    三元门在南天陨洲这块地盘上其实只能算一个三流门派,上面还有天星宗,除了三元门还有其他八家门派都受制天星宗的管辖,每年都要按时给天星宗缴纳供税,当然天星宗为了更好的控制和笼络下属门派,所以就搞了个五年一次的九门会。

    本来像当初叶知秋的事,他们按理应该上报天星宗,出于私心缘故,他们就将此事瞒下了,如果上报天星宗,那肯定落不到三元门自己头上,肯定被天星宗将人带人,到最后最多是给一点赏赐类的东西,三元门也想自己偷着培养一个天材弟子,到时候一鸣天下,甚至有可能数百年后这个弟子会带着三元门脱离天星宗的控制,将来与天星宗平起平坐,谁知道三元门也失算了,人被金鹏殿劫去了,这件事他们是哑巴吃黄莲,既然开始没上报,后面出了事也就不好再报,报上去只怕还会被定一个暗藏私心之罪。

    九门会其实就是九大门派相互比较实力,当然主要看的还是门派掌教之间的实力,然后再比的是弟子,弟子的高低代表门派的将来,三元门以往在九大门派里排在第六位,如果天辰掌教这次能顺利突破进阶,那就有可能将三元门的排位提升一个名次。

    不要小看这一个名次,这关系着每年天星宗给九门发放的天罗丹与地星丹,这是一种二品灵丹,这两种丹是形意期修士日常修炼重要的灵丹,就算是到了神意期也有很大帮助。

    九门排第一的是大罗门,每年可以领取到一百枚天罗丹和地星丹,排名第二的金鹏殿可以领到八十枚,所以当初胡一的乾坤袋里一下就拿出一瓶天罗丹和地星丹,那一瓶整整二十枚,天辰掌教也正是有了这两瓶丹药才开始了闭关。

    排名第三是火云教,他们每年领取的六十枚,第四的苍狼殿每年四十枚,第五的归一门每年是二十枚,三元门后后面其他门派每年只有十枚。

    自从上一代三元门的掌教和几个长老相继离世,三元门排在第六的位置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想当初三元门鼎盛之时为九门之首,九门掌教见了无不客气相加,礼上待之,每年都会收到不少贺礼,而如今……

    所以三元门非常看重这次的九门会,不求自己能跨多大一步,至少能提升一级,排个第五,然后再慢慢图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