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钏逐波江水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遇险
    最新网址:.

    今儿早上在宝钏那里,李俭打眼看去,窗纱、床帐等一些日用物什,都显陈旧。案几上除了文房四宝,没有其他陈设。闺阁四下看去,和雪洞似的。李家好歹是钟鸣鼎食之家,这丫头的住所,哪里像千金小姐闺阁。在李俭眼里,显得寒酸。

    兄妹两溜达着各处闲逛,李俭负手在前,宝钏轻摇折扇在后。折扇遮住口鼻,一双星光熠熠的明眸顾盼生辉。东市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

    有少女含情脉脉望着她,她收起折扇,轻勾唇角,女孩子含羞带怯地过来,花啊朵的往宝钏手里塞,“小生这厢有礼。”宝钏煞有架势地说,女孩子俏脸一红,跑开了。

    李俭站住转身,正忙着对四周女孩放电的宝钏,对上兄长不苟言笑的脸。宝钏转移视线,目光专注于手中的鲜花上。人家不过是想开个玩笑,大哥的脸跟冰山似的。

    原来公子喜欢花儿,女孩子受到鼓励,更多的花涌向宝钏怀里。“谢谢,谢谢,”宝钏怀抱一大捧花束,奔到哥哥身边。李俭也不出手帮忙,他看热闹。“哥,你倒是搭把手。”李俭笑着拿折扇点点她幞头,“美人心意,为兄岂能代劳。”她怎么没发现大哥是腹黑型的。

    李俭置备汝窑大花瓶,点缀时令花卉。银红色蝉翼纱窗和院子内苍翠修竹互为映衬,装饰宝钏闺房。

    第二天解禁的街鼓咚咚敲响,几拨人马都朝着延兴门集合。寅时起床准备,卯时各自从家里出发。到了延兴门,颖王清点人数,颖王看李家队伍,公子来了,小姐不在。

    李俭汇报:“江公子没来,来了六人。”颖王对着粉面薄唇的小公子微笑,宝钏早低下眼。崔元和带两随从。安王李溶是颖王八弟,共有十二人。颖王带了十六人。

    一行人出城门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两人前边探路,安王和颖王并辔而行,两人皆是白色骏马。其他人的坐骑皆是短鬃束尾。

    两边卫士手执旌旗,队伍中有的架鹰鹞,有的携犬,携弓带箭。队伍后面两只负重骆驼,保障给养殿后。

    队伍中一位丽人尤其惹人注目,一袭红衣如朝霞,脸带轻纱,胡姬打扮,一双妙目顾盼多情,她就是颖王宠姬王美人。

    宝钏纵马扬鞭,她喜欢追风的感觉,就好像心都要飞起来。她以男装示人,理当展现豪爽一面。颖王有意和宝钏并辔疾驰,宝钏正沉浸在追风的喜悦中,哪里管他什么尊卑之分。

    她的菊花青马也是百里挑一的良驹,有了撒欢机会,宝钏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啸而过。

    平日骑马游乐就是颍王最爱,一看小女子艺高人胆大,玩心大起,他纵马赶超过去。宝钏很快追上去。两个人你追我赶,宝钏大呼过瘾。

    林荫路上古木森森,颖王先示弱,“慢点,本王追不上你。”道路狭窄,他担心宝钏有个闪失。宝钏放慢马速,拍拍清风的脖子。“李公子骑术了得,经常出行?”宝钏摇头,“托王爷的福,有幸参加狩猎。”颖王递过来一块丝帕,不接吧,卷王爷面子,宝钏接过来握手里。

    宝钏拿帕子,在脸上虚虚地糊两下。颖王伸出手,帕子递还给他。颖王一拍马脖子,两匹马挨得更近些,宝钏下意识看过去,不曾想颍王手中的帕子擦在脸上。宝钏虽然以男装示人,脸颊飞起红云。

    林深树密,后面的人不一定看到前面两人举动,颍王游戏花丛,宝钏哪里是对手,段位相差悬殊。宝钏恼也不是,不恼也不是,再一看洁白的丝帕变黑了,宝钏有些啼笑皆非。什么叫风尘仆仆?这就是。

    颍王就势也用帕子擦脸,宝钏善睐明眸纠结地看看王爷,再看看丝帕。掏出自己的丝帕扬手递过去,反正丝帕上也没落款。颖王开心的笑了。他接过丝帕郑重揣怀里,又掏出另外一条。宝钏扭过头,想假装看不见,颖王那边发话了:“公子丝帕绣工太好,本王不舍得用。”宝钏微笑。

    来到山上,队伍分成两拨,安王和崔家一拨,颖王和李家一拨。两拨分开行动,找块平整些地段留下六人,两拨人马到此汇合。颖王命王怀、李同好生照顾王美人。

    宝钏练习射箭毕竟不是实战,她跃跃欲试弯弓搭箭。颖王驱马赶着雉鸡、野兔的往宝钏这边跑,宝钏射中两只雉鸡,信心有了,一只可爱的小鹿往林中奔来,小鹿慌不择路冲到他们面前。宝钏不可置信看着撞上来的小鹿,这是守株待小鹿吗?

    颍王有经验,事情不妙,果然远处一只五彩猎豹朝他们奔来。他们坐骑真是不善,没有被猎豹吓到腿软。两人张弓搭箭,颖王看向宝钏,想安慰她不要怕。狩猎时常遇到这种状况,不算什么。

    看到猎豹的那刻,宝钏反而冷静下来,天塌了有个大的顶着。宝钏专注地盯着猎豹奔来的方向,稳稳地搭上弓箭蓄势待发。待猎豹近些,两人同时出手,一箭射中左眼,一箭射在背上。

    颖王正待三株连发,旁边一声惊呼,一人坠下马来。向他们这边赶来的王美人,飘飘的衣裙好看是好看,衣裙被树枝挂住,她无奈松开缰绳掉下马来。负痛的猎豹瞄准王美人,情急之下颖王伸手拽王美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