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钏逐波江水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章 挂印辞官
    郡守从桌案后面转出来,快步上前,拦在周墀面前,“周大人,稍安勿躁。”

    又回头催促主薄,“去取官印来。”郡守态度坚决。

    周墀直言相告:“郡守,我们一行人是奉皇上命令到各个郡县考察官吏。对于像郡守这样有才干的官吏,朝廷爱惜人才,希望郡守能克服以往的缺点,真正为黎民百姓负责,也不枉你一身才学。”

    郡守此时正色道:“周大人,我志不在官场,我的志愿在山水之间。周大人此次前来正是契机,你完成整顿官场的任务,我实现挂印隐居的志向。咱们是两两相悦,何乐而不为。”

    主薄不情不愿地找出官印和绶带,双手捧着送到郡守面前,没好气地说:“给你,随便你作妖。”

    他将官印和绶带往郡守怀里掼去,也不等他接稳,赌气转身走了。

    “喂喂喂,我是挂印,不是摔印,你倒甩袖子走人。”

    主薄头也不回,“就准许你甩袖子走人,不准许我甩袖子走人。”

    郡守望着主薄赌气扬长而去的背影发笑,“周大人,主薄是个可用之才,他这把锥子,你放在袋子里,他就会冒尖。”

    周墀:“郡守,我劝你三思而后行。”

    郡守:“周大人,我还是趁早给好人腾地方。省得误人误己。”郡守去意已决。

    周墀好笑自己,一大早巴巴地赶来,是为了将郡守拿下,如今又巴巴地劝阻他挂印离去。事情反转太快。

    周墀不禁失笑,“郡守,不瞒你说,我开始的想法是尽快让你给好人腾地方,但现在我发现你既是好人,又是能人,不想让你倒腾地方。”

    郡守将官印和绶带塞到周墀怀里,问余何意栖南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郡守大笑一路吟咏甩袖离去。

    众人留在府衙大堂上面面相觑,郡守纵情恣意的行为反倒是将了他们一军,人家炒他们鱿鱼。

    周墀有些自责,不应该兴师动众,先微服出访了解情况,然后在出手。大张旗鼓地出手,郡守的个性哪里能受这个。

    张仲清看周墀面色失落,劝他说:“周大人,你不要多想,他自己不想留下,不是咱们的问题。他摆明了就是不想在官场混,志趣在山水,你就算留住人也留不住他的心。他的才华不在这里,走吧,周大人。”

    周墀面色还有不甘,“柳叶,把差役都放了。”

    他们的头都撂挑子,何苦难为差役。柳叶到偏堂,“周大人不忍心责罚你们,知道你们都拖家带口之人。周大人为你们着想,你们也要好自为之,不要在存有侥幸心理。若是在犯同样的错误,定要重重惩罚。”

    一行人大张旗鼓地出来,回去时候有些灰头土脸。石雄在府衙给官员打勾,看看哪些官员和郡守一块陪绑。

    李念:“将军,你说周大人出马会很顺利拿下郡守吧?”

    石雄将打勾的官员名单推给李念,“你看看这些人有出入吗?周大人适合唱黑脸,瞧好吧。”他对周大人有信心。

    李念:“将军,人数有些多吧?官府正常工作怎么运行?”石雄打勾的人员有三十多人。

    石雄:“周大人一行人在这,近几天招集三长,来这推荐民间有名望的贤能人士,让周大人和张大人协助把关,考校人才。”

    李念:“这样时间跨度要长了。”

    石雄暗道,我就是要时间跨度长些,让周大人一伙人替我选贤荐能,一劳永逸多好。

    李念:“将军,都下午了,和晚饭一块吃?”午饭还没有着落呢。

    石雄干脆地说:“等着,周大人一行人回来,咱们就开饭。”

    到郡守那里,还不得管顿饭。李念饿着肚子盼望周墀一行人快些回来。

    侍卫进来禀报,“周大人一行人回来了。”

    石雄:“准备开饭。”

    侍卫出去张罗酒席,李念心里高兴,回来得不算晚,终于到吃饭时间。石雄起身出去相迎,李念在后面跟着。

    周墀脸色沉肃地走来。石雄暗自诧异,事情不顺利,周大人脸色有些难堪。

    石雄:“周大人,我们到餐厅,先去吃饭。”

    张仲清:“好,又渴又饿,还是石将军想事周到,知道我们滴水未进,滴米未进。”

    石雄一听这话,脸色沉下来,王茂元的女婿委实不像话,周墀一行人好歹是朝廷要员,面子功夫你得做到。

    当时他率领手下出城迎接周墀一行人,王茂元的女婿就摆谱不配合,还聚众酗酒。

    石雄:“李念,将郡守叫来。”他要收拾郡守,给他上课。

    周墀声音疲惫:“去请郡守来这赴宴,还有他府衙的主薄。”

    石雄是说‘叫’,周墀话语里是‘请’。石雄想我没听错。石雄:“周大人,请吧,我们先行入席。”

    一行人来到府衙宴会大厅,依次入座。石雄和周墀、张仲清坐在一处。张仲清自斟自饮,捧着茶壶喝水,用杯子都不解渴的感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