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4 两大废材
    最新网址:.

    幼年的记忆中,楚飞霜是温柔慈爱的母亲,最喜欢抱着他游玩,有求必应,宠爱至极,一直到父亲死后,一切都变了。

    不夜都也变了!

    她变得狠厉,变得疯魔,对自己狠毒,对他更是狠毒,他幼时天赋极佳,人人称赞,可年岁越长,在楚飞霜严酷的训练下,他资质越来越差,表现越来越普通

    连续三年比剑都和从小出了名的废材年锦书争倒数第一。

    他表现越差,楚飞霜越严厉,甚至……夺走了他所有的爱恋。

    曾经他有一只小兔子,是他最后的净土,他喜欢和小兔子倾诉日常,也喜欢和小兔子在一起舔舐伤口,可有一天,桌上有一道红烧肉非常好吃。

    楚飞霜问,“雁回,好吃吗?”

    孩童时的雁回少见母亲温柔的笑容,乖巧地点头,还多吃了一块。

    楚飞霜说,“这是你的小兔子。”

    年少的雁回当场吐得肝肠寸断,几乎去了半条命。

    在他成长的路上,每当他有所爱恋,每当他有所寄托,他皆会失去。

    年锦书彻夜不眠,想着对策。

    她和年君姚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她娘在生她时伤了身体,缠绵病榻两年,撒手而去,父亲年凌霄又娶了楚若雪。

    楚若雪是雁回的小姨,少时和人私奔,生了一对女儿,名叫楚莺歌和楚白灵,年锦书仅比楚莺歌大了两个月,在名分上,楚莺歌和楚白灵都要喊她姐姐。

    上辈子,她是痴傻,把楚若雪当成母亲,把楚莺歌当成了亲妹妹一样好好相处,为此和大哥关系冷淡,几次顶撞大哥,她真是蠢透了。

    明天就是年家和九云山萧长枫在订婚的日子,年凌霄邀请了几大世家一起来宛平城论剑,说是论剑,实际是小儿女订婚。

    翌日一早,年锦书姗姗来迟,年凌霄和楚若雪,莺歌,白灵三母女已经在了,她刚到门口就听到他们和乐融融的声音,楚莺歌喊着年凌霄爹爹,声音娇俏,比她更像年凌霄的亲女儿。

    年锦书嘲讽一笑,笑容微冷。

    楚若雪亲热地拉着她坐下来,“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回头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昨晚高兴得没睡好吧,瞧你眼下一片青黑,我房里有上好的粉,回头给你匀一点,好好遮一遮。”

    她一贯对年锦书关怀备至,可这话仔细一听,又很刺耳,她好好一个世家女子,夜里想着未婚夫婿一夜未睡,可不是什么好话。

    年凌霄冷哼,正要骂,年锦书淡淡说,“雪姨说错了,昨夜我在祠堂和娘亲话家常,甚是思念,为此睡晚了。”

    提起原配夫人,年凌霄话到嘴边,又咽回去,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怎么喊雪姨了?”楚莺歌轻声细语,面露困惑。

    楚若雪也露出一副震惊,伤怀的模样来。

    年锦书一直都喊她娘亲,年君姚喊雪姨,从未喊过一声母亲,对她甚是冷淡。

    “以前小,不懂事,难免犯糊涂,如今都要嫁人,再连生母都分不清,旁人会觉得我家教出了问题。”年锦书优雅地用餐。

    *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