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只妖怪不太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高考
    最新网址:.

    “我现在就想早点考完,早点解放,然后网吧连着上三五个通宵!再去打工,在上大学前多攒点小金库,听说大学不用去上课都行,是真的吗?”

    “也要上课的。”

    “没劲!”楠哥坐在周离旁边,“我给你说个有趣的,昨天常老师打电话给我,说要是我实在有些题不会做,也别那么死板,只要动作不太大就行……比如脖子酸了想活动活动,趁机悄悄瞟两眼,只要不做得很明显监考老师也不会为难我们,他说这么多年都没人因为小问题被逮过,你说他说的是真的还是故意想陷害我?”

    “你都不叫他老色狼了。”

    “嘿嘿,我觉得也有点道理,不过不是说位置都离得很远吗?”

    “也不是特别远吧。”

    “我还是更相信自己。”

    “嗯。”

    过了会儿,两人走向考场。

    排队安检,对照准考证、身份证,验指纹,签字,坐上座位。

    语文考试相对轻松一些,主要靠的是平日里的积累,课内课外都有,受其他因素干扰很小。说白了能考多少分就是多少分,上下浮动也浮动不到哪去。

    对心态影响也最小。

    今年的作文题目角度也不刁钻,看漫画写作文,最大化考核学生们的硬水平。

    周离做得算快的,写完作文还有不少时间。

    他看了眼两名监考老师。

    一个歪着脖子,生无可恋的模样,目光透过眼镜扫视着考场。

    一个低头用脚踢地面,时不时抬头瞄一眼。

    槐序刚才还盘腿坐在他旁边地板上无聊得直打呵欠,现在已经当起了监考老师,开始在考场中四处走动巡视。

    窗外出现了巡考老大的身影。

    监考老师顿时精神十足。

    一个老师看向了他。

    周离并不慌张,根据他的经验,这些老师都是大神,一眼就能看出你是在认真考试还是想伺机取巧,对于那些认真考试的,他们并不会过多浪费注意力。

    果然,老师移开了目光,转而瞄向后边一个不太安分的小伙子。

    “咳咳咳!”

    他咳嗽了几声,皱起了眉头。

    周离也开始检查试卷了。

    他只留了一个空,一道选择题,他是真拿不准,偏偏语文题就这德性,不会做的很难想出答案。

    他能咋办?

    选C?

    和楠哥一样靠转笔寻龙分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我看他们好多人都选的D。”

    一只手伸了过来,纤白的手指指着D选项。

    周离愣住了。

    忽然D怎么看怎么像正确答案。

    ……

    交了卷出门,正好遇到楠哥。

    “嘿!”楠哥热情的和他打招呼,并把赵妈妈‘不许对答案’、‘不许问考得怎么样’等话抛到了脑后,她觉得周离心理素质很强,“你考得咋样,有没有不会做的?”

    “都填满了。”

    “嘿我也是,都填满了,只是有几个是蒙的,不知道对不对。”

    “只有几个吗?”

    “我发现好多我都会做。”

    “但愿吧。”周离觉得也是的,就比如名句名篇默写,三道都恰好是楠哥经常在他耳边重复读重复念的,不过他总觉得如果楠哥蒙的占比更大一些,可能成绩会更好。

    一同走到外边,密密麻麻的家长包围了校门,几个警察在维持秩序,荷枪实弹的特警汗如雨下。

    槐序指着一个方向:“你爸妈和你弟弟!”

    周离转头看去,看见祝双正踮起脚朝他使劲招手,姜姨和老周在他后边。

    祝双朝着校门左边指了下,三人开始挤开人群往那个方向走,于是周离也对楠哥说:“我爸妈在那边,我先过去了。”

    “你过去呗,我也走这边。”

    “好。”

    姜姨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目光频频往楠哥身上飞,她在后边戳了下祝双,祝双秒懂,回身在她耳边说了个什么,然后她又贴在老周耳边说了个什么。

    周离听得清清楚楚。

    姜姨走过来,将保温盒打开:“我给你熬了锅绿豆汤,冰镇了的。”

    “嗯,其实今天也不热。”

    “喝点吧,醒醒脑。”

    “周离,我就先走了啊!”楠哥从周离身边走过。

    “诶这是你同学吗?”姜姨忽然说。

    “是的。”周离抿着嘴。

    楠哥闻声也不好意思直接走掉,便回头又挥了挥手说:“阿姨啊,叔叔好。”

    姜姨好热情:“热不热啊?来喝碗绿豆汤吧,我刚好带了两份。”

    周离面无表情。

    对于吃的楠哥向来是不拒绝的,但这会儿家里有更多好吃的等着她,她便客气的笑了笑:“不用了阿姨,我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