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只妖怪不太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三正
    最新网址:.

    身高体型对比非常明显!

    但气势恰好相反。

    槐序双手叉腰,高高仰着头。

    在他对面是个身高三米多、腰比水缸还粗的怪物,浑身长毛,兽面獠牙,头顶还长着一对角,这对角都有槐序的腰粗。

    怪物低着头,盯着槐序,没吭声。

    “我跟你说话呢!”

    “喂!”

    “你听得见吗?”

    槐序插在腰上的手顺手挠了挠痒。

    怪物思考了好半天才出声,却只是发出一道长长的无意义的单音节。

    这时,周离跑到了槐序身边。

    “你干什么?”他低声问。

    “回报一下你的早饭。你来得正好,你就站这就行了。”槐序指着周离,继续仰头看向怪物,“就是他,你认识他吗?”

    “认识……”怪物看向周离,反应很慢,说话的声音也很慢。

    “你是不是欺负了他?”槐序说完又看向周离,“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玩……”

    “别为难他了。”周离开口。

    “看起来脑袋确实不好使。”槐序打量着怪物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

    “三,正。”

    “三证啊,我记着了。你们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和你多纠缠,以后你别再找周……他麻烦,我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也不抢你的地盘,我们相安无事,明白吗?”槐序说完,低声在周离耳边说,“我刚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

    “一起,玩。”三正说。

    “走吧。”周离悄悄打量着空旷的林道,还好来得早,人少。

    “等等我再放句狠话!”槐序仰头盯着三正头顶的角,“否则的话……”

    “走了。”

    “噢,好吧。”槐序转身了,“这算是我给你的过夜费啊!”

    “谢谢你。”

    周离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现在还很早,教室里人很稀疏,周离拿出语文书来看,槐序就站在他后边,背靠着墙看墙上的名言警句、黑板上的高考誓言和后边已经几个月没更新过的板报。

    待耳边开始有杂乱的读书声后,周离也跟着出了声,《归去来兮辞》、《陈情表》、《小雅·采薇》先走一波,开开嗓。

    如是半读半背巩固记忆,忽然他发现肩旁冒出了一颗脑袋,离他很近。

    周离强忍着保持平静。

    槐序眯着眼睛看向他手中的书:“这篇诗文我以前好像听过。”

    周离左右看了看,小声说:“这是诗经、小雅上的一篇,叫采薇,在历朝历代的传唱度应该都很高,读书人都会学,你以前听过也很正常。”

    “有道理。”槐序思考后点了点头,“你再读一遍,我再听一遍。”

    “好。”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槐序盯着前方的黑板,专心听着,有些记忆渐渐被触动了,浮现了出来。

    有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一遍一遍的念着这首诗,速度很慢,声音平稳,抑扬的幅度很小,顿挫倒是挺明显的。口音则和现在的人相去甚远。周离似乎也在刻意放慢腔调,慢慢的两道声音节奏越来越近,有重合的意思了。

    槐序嘴唇轻颤,也跟着念了两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不知何时,那道苍老的声音消失了,变成了他自己在念,语调和情绪也变得不一样了。

    等槐序回过神,周离的声音也停止了。

    他问道:“这首诗讲的什么?”

    周离小声答道:“主要讲从军将士的艰辛生活和思归的情怀。”

    “哦。”

    “你想起什么了吗?”

    “想起一点东西。”

    “嗯。”

    周离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乌鸦嘴——马上就要响铃了,而他的同桌还没有来。

    有个长得挺好看的男同学走过来,将一个小蛋糕放在周离旁边。那是班上的文娱委员,多才多艺,在众多被李楠智慧感动的男孩子中他的胆子最大,表现得也最明显,仗着近两个月班主任不再管这些情情爱爱,时不时就会送点东西给李楠。

    周离瞄了文娱委员一眼。

    可惜,楠哥并不喜欢他。

    铃声正式响了起来。

    李楠还是没来。

    周离拿着水杯起身去前边接了杯水,走回来时班主任也来到了教室里,而槐序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身影。

    赵妈妈扫了眼教室,一眼就看见了周离旁边空着的座位。

    但她并没有在意。

    李楠这个同学患有严重的课急症,这个病在学生群中很普遍,但大多表现为总是在上课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