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只妖怪不太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槐序


    “算吧,你能不能变回昨天的样子,你这样让我……不太习惯。”对方长得太漂亮了,这给了刚刚成年的周离很大压力。

    “为什么?不好看吗?”槐序低头打量了眼自己,“还是你觉得昨天那个更好看?”

    “我习惯昨天那个。”

    “嗯……你喜欢男的呀,那我也要等到一天昼夜交替的时候才能变。”

    “黄昏和黎明吗?”

    “没错。”

    这时候,远处网吧门口蹲着的那群小伙起身了,却没有上楼进网吧,而是往他们这方而来。

    槐序转头看了眼,闭上了嘴。

    那群人走过周离身边,瞄了眼他这一身校服:“下雨了还不回去!”

    周离没有回答。

    等到他们走出巷子,周离才说:“要下雨了,你不回家吗?”

    “我不怕淋雨。”

    “我怕。”

    “我没有家。”

    “没有家?”

    “嗯。”槐序露出思索之色,“也许有,以前有,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周离心中充斥着疑惑,不光是这几天对槐序的疑惑,还有他这十几年积攒下的,“你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我醒来就不记得了。”

    “醒来……”

    这个词让周离怔了怔,脑中浮现出他们从土里爬出来的画面,旁边歪歪斜斜的竖着墓碑,紧接着一株向日葵毁掉了这幅恐怖的画面。

    “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你问呀!”槐序眼睛一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好。”

    周离感觉到了,面前这位是真的很想和人说说话,很单纯的和人说说话。

    可雨已经迅速大了起来,打在地上、小巷子中低矮房屋的雨棚板上咚咚作响,大有连成一片之意。

    周离余光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举着伞从外边公路旁走过,他想了想,转头看向依然看着他等他问问题的槐序,问道:“下雨的时候你都去哪呢?”

    “我喜欢呆在树上,也有时候会进屋子里躲雨,你们这有很多屋子晚上也不关门,嘿嘿。反正没人看得见我,我也不怕冷。”

    “我要走了,我阿姨出来找我了。”

    “噢……”

    周离看见他眼中的光顿时一暗,于是他很快说:“你可以来找我,你不是知道我住在哪儿吗。”

    那双眼睛陡然睁大,反射了更多的光。

    “好啊!”

    “嗯!我走了!”

    “再见!”

    “好。”

    周离转身走出了巷子,护着书包步伐迅速加快跑了起来,没多远便追上了姜姨,这时他的头发已经淋湿了。

    “姜姨你怎么出来了?”

    “咦你怎么跑到我后边去了?”姜姨把自己的伞递给他,自己撑开另一把。

    “你没看见我吧。我也是都走过了才发现是你,连忙又跑过来。”周离很无奈,“你不用特意出来接我的,就这么一段路,淋淋雨也没什么的,雨大了跑一趟就是。”

    “这雨可大得很。”

    “那我打个车就是。”

    “雨大了大家都打车,车都不够,而且马上要高考了,要是淋了雨感冒发烧了可怎么办。”姜姨说着看了眼他头发,“看头发都淋湿了,快用衣服擦擦。”

    “小双呢?”

    “我刚碰见他了,给了他把伞。”

    “哦。”

    “我给你炖了蹄花汤,加了白萝卜,待会儿回去先洗个澡,我给小双说了让他等你先洗,你这会儿更重要……”

    周离父母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因为爷爷奶奶对传宗接代的执着,他跟了爸爸。现在的家是重组家庭,姜姨是他的继母。同时她还带来了个弟弟,叫祝双,只比周离小一岁,现在也在雁城中学读书,念高二。

    回到家,周离洗完澡换上干爽衣服出来时,桌上摆着刚盛出来的蹄花汤,没有像多数人炖的蹄花汤那样上面盖一层厚厚的油,姜姨认为那样太不健康。

    周离很喜欢吃汤里的白萝卜。

    “那我回去写卷子了。”

    “早点休息。”

    “好。”

    周离趿拉着拖鞋走向自己的房间,一打开门,就见窗框上坐着一道身影,这次是面向他坐着的,并侧着头看向外边的雨,风把凉凉的雨气吹进来。

    “你就来了!”周离有些惊讶。

    “是啊,我看你对那些问题好像有些迫不及待了。”槐序反应很快,“我刚才来的路上看见一个和你穿一样衣服的女生被一条大狗追着咬!”

    “哦。”

    周离走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打开台灯,护眼的光顿时洒满桌面,他从书包里拿出有些润的卷子,摆平,然后才看向槐序:“进来坐吧。”

    房间不大,这个小区就没有大户型的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