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只妖怪不太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李楠
    最新网址:.

    假期只有可怜的一天,周离在小区楼下坐了坐,看了看书,就过了。

    5月2号,周四。

    夏天的清晨笼罩着一层薄雾,天还不是很亮,清凉的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槐花香,周离已经在前往学校的路上了。

    路上有不少穿着同款校服的学生骑着电动车或自行车呼啸而过,有些同班的还会转头和他打声招呼,周离也微笑应答。临近学校门口时,他的步子悄然变得小心起来,在校门口透过伸缩门往里边看了眼,才加快步子走进门,径直往教室而去。

    坐在座位上,周离看了眼表,早自习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但已有三分之二的同学都到了。

    教室里的声音十分嘈杂。

    气味也很复杂。

    周离抽出一本书放在桌面上,然后开始打量起班上的同学。

    大约有一半的同学已经自觉开始看书自习了,也有些同学还在聊天玩闹。

    有人抱怨假期太短。

    有人分享昨天去哪玩了,或者在某条街边发现了什么隐藏的好吃的。

    有住校生在食堂打了稀饭端到教室里来吃,他们往往三五人聚成一堆,拿出众筹的饭扫光、烂肉豇豆、香菇酱等下饭神器,边吃边谈笑,一碗稀饭好像就变成了美味。

    周离曾因此特意去买过这些东西来吃,然而味道让他有些失望。

    前桌的两个女生成绩不太好,是班上的两朵金花,一大早就表现得非常活泼,吵吵闹闹的。

    “正常人都知道优倍更好喝好吧!”

    “反正我就喜欢喝致优!”

    “你那什么口味!”

    “你才是……”

    并没有人来找周离说话,他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显得有些孤单,所以周离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开始看书,免得越发显得落寞。

    没多久,人渐渐来齐了。

    周离将几张卷子摆在书上边,方便组长到时候来收,在铃声响起的前几秒,他的同桌到了。

    一小簇呆毛在周离旁边坐了下来,并随动作摇晃了两下,像是在找信号。

    “早啊周离!”

    “早。”

    周离也转头回了一句。

    他有些心不在焉,看了会儿书,也没看进去多少,不知怎的,前天那名少年的话语总是在他脑中回响,时不时的就要冒出来一次。

    这让他很是烦恼,又有些莫名愁绪。

    高考冲刺月的一天很是枯燥,不断刷题,卷子做完一张又一张,然后等待老师评讲。或者自习,老师坐在讲台上应付排队问问题的同学们。对于努力冲刺的学生们来说这样的一天每天都很难熬,可如果开小差,反倒过得极快。

    周离便觉得自己浪费了这一天,到下午时他很是内疚,他是想再努力一把的,到时候能多一分是一分。

    下午最后一节课。

    刚上课没多久,班主任出现在教室外边,笑呵呵的和玩手机的数学老师打了个招呼,便直接走了进来,还没走到讲台,那张脸便迅速沉了下来。

    她将手上拿的表格放讲桌上,数学老师立马凑了过去,眉毛随着心情扬起。

    教室里安静下来,看着班主任的脸色和数学老师那俨然准备好了吃瓜的表情,一些自觉发挥得不太好的同学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我们一群老师昨天加班连夜把卷子批了出来,但成绩让我特别生气!”

    “你们是怎么回事?”

    “好多人都没拿到自己该拿的分数!”

    “谁来给我说说原因?”

    “……”

    持续十分钟的教育,让好多人都噤若寒蝉,缩着脖子将脸藏在桌上的书后边。

    接着班主任开始点名批评了,最初几个人只简单说两句,越到后边的挨骂时间就越久,很明显她是排了序的。

    骂到最后,班妈嘴有些干,低头看向了名单的最后一个人。

    一个被红笔画了不知道多少圈、纸张都被划破了的名字。

    “李楠,你给我站起来!”

    “哗!”

    周离旁边那簇呆毛迅速升高,站起了一道高挑的身影。

    他不由转过头,目光向上。

    李楠的头发染过,却是上高三之前的事了,现在只有末尾的一点泛着些黄,因为没怎么保养,显得有点焦。

    呆毛停止了摇晃。

    班主任赵妈妈厉声喝道:“上次考班第十八名,这次考三十五名!你给我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

    李楠沉吟了下,连自己也有些不太确定:“运气不好?”

    “放屁!高考时你也这么拼运气?”

    “我早就给你说了要稳定要稳定,你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掉?”

    “你说你……”

    “班就你一人浮动这么大……”

    一通至少五分钟的训斥,比得上前边十位同学的总和,但李楠并不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