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只妖怪不太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缘起
    最新网址:.

    4月30日,周二。

    劳动节将至,放假归家的学生们拥挤在校门口等红绿灯,还有一部分则顺着校门两边流走,一时满大街都被染成了蓝白色。

    周离沿着人行道的树荫缓步走着,一路光影斑驳,他一点儿也不急。

    走出一段距离他便把校服脱了,挎在手上,然后不由自主的仰头瞄了一眼天空。

    清空明净,一朵云也没有。

    周离低下头。

    今年的夏天要来得晚一些。

    开始热起来了。

    到了一个路口,周离转头观察两边的车流,身旁也站了些学生,他们在讨论今晚去哪里上通宵和一些有关游戏的内容,空气中飘荡着清甜淡雅的香味,周离回头看了看,才发现路旁栽种的行道树已经开花了,是一串串白色的小花,味道很淡。

    “是槐花啊。”

    国槐在北方城市常被用作行道树,在南方倒是不多,周离所处的这座城市也只有临近学校的几条街种着国槐,其余大多是小叶榕和银杏。

    今年它花开得似乎也要晚些。

    刚走到路口中间,忽有一阵模糊不清的歌谣飘来,传进了周离耳朵,调子倒是挺好听,质朴悠远。

    可惜没有歌词,只是在哼。

    周离脚步未停,同时下意识抬起头,顺着歌谣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道纤瘦的身影坐在一棵槐树的枝丫上,双腿吊在半空随意晃悠着,他没穿鞋子,嘴上似乎抿着一片槐花,一边用鼻音哼着歌谣一边转头到处看,似乎无聊得很。

    是一个极为俊美的少年。

    周离目光略微向下,当瞥见少年那赤着的还沾着灰的双脚时,他顿时皱起了眉,再往上移时,那少年也刚好无所事事的将头转到他这个方向。

    瞬间,目光相交!

    周离很自然的收回目光看向前方,装做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继续往回走。

    可那棵槐树和那少年就在前方。

    周离尽量保持神态、平稳呼吸,甚至还瞄了眼对面路口的烤红薯摊,可余光告诉他,那少年在盯着他。

    一直盯着,目光随他而流转。

    周离暂时没慌,最近天已经很暖了,有人任性一把不穿鞋跑出来玩和爬到树上摘槐花并不是一件多么离谱的事,槐花这个东西本身就可以吃,并且还具备一定的药用价值,每年都有一些人跑过来摘。

    可紧接着,耳边响起了一句话——

    “你看得见我?”

    那少年取下了嘴边的槐花,冲他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惊讶。

    周离置若罔闻。

    哗的一下!

    那少年竟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明明赤着脚,却落地无声,路上行人如织,亦没有任何一人向他投去目光。

    落地之后,少年立马跟上了周离,如同发现了一个难得的猎物。

    “你看得见我吧?”

    “你肯定看得见我!”

    “你刚才看我了!”少年赤脚走路,跟上了周离。

    “别装了,你已经被我识破了!”

    “嘿!你还想装!”

    少年一直走在周离身旁稍微靠前些的位置,这样方便他转头看周离的模样,可周离始终神色自如,目光偶尔扫一眼车道上的车,偶尔瞄一眼路旁开满洁白小花的槐树,甚至偶尔会往他的方向看一眼,就像那目光能透过他看到两旁的店面一样。

    “你干嘛不理我?”

    “为什么?”

    “嗯?”

    少年的询问间隔变久了些,直到他闭上嘴,怔怔的看着周离。

    可周离始终面色不改。

    渐渐地,少年步子慢了下来,落后了周离,眼中带上了失望,声音也越来越小,掺杂了落寞——

    “为什么……”

    周离差一点没有忍住。

    十来分钟后,他顺利回到家,直到反身将门关上,他才终于舒了口气,将校服外套放在鞋柜上,开始换拖鞋。

    有阵阵香味从厨房传来,伴随着一道温柔的女人声音:“回来啦?”

    “回来了。”

    “小双呢?”

    “不知道,还在后头吧。”

    “我以为你们会一起回来呢,醋好像用完了……”一个头从厨房探了出来,刚巧瞥见周离换好拖鞋起身又舒了口气的样子,她剩下的话便生生咽了下去,“等下小双回来了趁他还没换拖鞋叫他去对面超市买一瓶吧。”

    “我去吧。”

    “不用,你好好休息。”

    “没事的。”

    “那辛苦你了,自己拿钱,记得买宁化府的上水井。”

    “哦。”

    于是周离又换上鞋,出了门。

    这是个老小区,紧邻雁城中学,出门左转二百米就是周离遇见那少年的路口,只是他回来的路上特意饶了一圈,现在又要出门让他略有些担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