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有君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黄雀在后
嘶力竭的发号施令。

    数名黄巾军又冲着许褚迎面而上,六个持枪的黄巾兵从四个方向齐齐冲着许褚杀来。

    许褚毫不迟疑,先抬起左臂夹住了刺过来的两杆长枪,右手单手持刀,抡起膀子将斩马刀划出一个半圆,以雷霆万钧之势来了一招横扫千军,斩马刀划过四名长枪黄巾兵的兵刃,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们震飞。

    没有任何的花式与取巧,纯粹的以力搏击,其中更有两人直接被活活震死了。

    何曼抿了抿嘴,万没有想到这块骨头居然如此难啃!

    不过他现在也已经看出来许褚就是这个庄户的领头者,亦是这些庄内居民的灵魂所在,就算杀不了他,但只要将他牵制在这里,庄内其他人便不是问题!

    这个庄内最多不过数千人,老弱妇孺还占了六七成,能够与己方交手的男丁最多不过一千多人而已,己方有近万的士卒,把他们杀净不过是靠时间而已。

    此时,四周赶到这边支援的黄巾兵越来越多,将许褚团团包围,不露出丝毫的通路,只是用兵刃四面八方的钳制住他……

    任凭许褚再是骁勇,这种情况下又能如何?他自己一个人再能杀,又有何用?

    许褚视死如归,怡然不惧,手中斩马刀又是重重的向前横劈,三名黄巾兵应声跌倒。

    但同时,许褚身后的黄巾士兵也同时抓到空隙,几把砍刀照着他后方的空门砍来,虽然被许褚回身挡住要害部位,但有两柄刀却砍在了许褚宽粗的臂膀上,留下了两道重重的血印。

    何曼疯狂的大叫:“对,就这样!困!困住他!把他困死!老子不要活的!”

    就在何曼喊话的同一时刻,黄巾军的后方诈然响起了一阵沉重的号角声。

    “呜呜呜呜呜~~~!”

    声音深沉、似缓实疾,迷漫在夜空中,号角的声音中仿佛蕴藏着浓烈的杀机。

    何曼的脸瞬时白了。

    这由重铜铸成的号角声,对于何曼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角声是汉朝官军进军时特有的节奏……当中的含义简单明了,代表着——进攻!

    如今这该死不死的角声在后方响起……代表着什么?

    何曼惊恐的转头向着后方望去!

    汉军的盾兵和长戟兵分为四队,由两名校尉和两名都尉分别统帅,山呼海啸,直刺黄巾军的后阵!

    此刻的黄巾军一门心思都在如何攻下许庄,庄内的粮食和牲口已经让他们红了眼,昏聩了他们的理智……身后枕戈待旦的汉军,在这种情况下便如同是可以取黄巾性命的粹毒匕首!

    后门豪无防备的军阵很快就被四路徐州军冲成四段,硬生生的厮开了三个缺口,徐州军兵马不停的向其阵中涌动。

    徐州军的中军之内,陶商和糜芳一起借着火把观察前方的战事。

    这是陶商第一次临阵目睹真正的战争:虽然天色漆黑,只有火把照明,但是远处庄内搏杀的征战情形还是依稀映入了陶商的眼帘。

    刀戈入体溅崩出让人颤栗的鲜血,临近死亡的人发出让人心悸的哀嚎,这些都让陶商的五脏六腑像搅在了一起,无比难受。

    说白了就一种感觉……想吐……但身为监军,陶商又绝不能在三军面前贻笑大方,想吐也不能吐。

    陶商将头转过去,看了看身边的糜芳。

    糜芳勉强也算是第一次上战场……他比陶商更争气,直接吐了。

    低头扫了一眼糜芳吐在地上的污秽物,陶商将马匹向着侧面挪了挪。

    靠远些……太脏,恶心人。

    “糜兄,依你之见,此战我们胜算多少?”陶商招过举着火把的士兵到近前,眯眼又继续眺望远处。

    糜芳吐完了,用手直接摸了摸嘴,这种行为又是惹得陶商一阵皱眉。

    糜芳倒是自我感觉颇为良好,道:“黄巾虽也善战,但其阵型已乱,并陷入庄内难以脱出,我徐州军毕竟是州郡官军,军械装备远在敌寇之上,又是以逸待劳,此战必获功!”

    陶商点了点头,糜芳这话他信。

    虽然糜芳临阵的经验很少,但对这个时代的兵甲战阵应是了解的很多,倒不是说他本人有多好学,毕竟出身家境在那里摆着……兵法战阵的课程自幼应是落不下。

    切勿小瞧这些兵书简牍,这个时代的书籍可是珍贵物品,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印刷业又相对滞后,书就如黄金一样珍贵……读书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奢侈品!

    说话之间,黄巾军的兵马已经彻底的散乱了起来,就如糜芳所言,黄巾军在这种状态下面对徐州军的突然袭击,根本无力还手。

    眼看着何曼仓皇的指挥兵马回身抵御徐州军,许褚沾满了血迹的脸不由得惨然一笑。

    此时此刻,也顾不得那些偷猪的贼军为何来帮助自己了……耽误之急,是赶紧组织庄内的兵勇挽回颓势。

    许褚乘机退回庄内,寻到两个浑身浴血的民兵,扬声道:“让还能杀敌的兄弟们集结于此,随某家顺着贼寇的退路往前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