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有君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许庄之战
    最新网址:.

    “糜将军!大公子!属下有要事求见!”

    帅帐之外,突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传来询问。

    陶商抬头望去,只见一道身影单膝跪在帐篷之外,伴随着帐内的灯光,影影绰绰的将身体的痕迹投向帐内的幕布和沙地之中,在这已经漆黑的夜色下显得分外修长。

    “有事进来说吧!”糜芳收起了在陶商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板起了面孔,拿出了三军统帅应有的气势和风度。

    斥候迅速进入帐内,冲着两人分别施礼后,言简意赅:“属下一个时辰前探得北面五十里的邛山之中,潜藏了一支由北地南迁的兵马,约有万余人,其兵马动向目前不明。”

    糜芳一听有万余兵马在附近,脸色一刹那变得有些苍白,双腿偷偷地打着摆子,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那股窝囊劲在一瞬间又开始蠢蠢欲动。

    糜芳的些许变化自然逃不过陶商的眼睛,一段日子相处下来,他对这位好搭档已是了解的入骨三分。

    “糜兄,是不是有一种打包袱收拾细软的冲动……”

    糜芳下意识地回道:“大公子神机妙算。”

    陶商微微一笑,道:“糜兄,淡定点……这还有别人呢。”

    糜芳顿时一醒,回过点味来。

    斜眼看了一下还跪在面前的斥候,糜芳强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硬撑着问道:“汝可探得是何处州郡的兵马?”

    那斥候虽然想笑,但面对主将也不敢造次,只能生生憋着。

    “属下暗中查探,见那军马虽兵刃器械颇,却并无州府军号纛旗,也无规整的甲胄,恐不是官军……但观其营盘驻扎颇有章法,也非普通流寇,因此……因此,属下怀疑……”

    糜芳催道:“怀疑什么?”

    “其为黄巾!”

    糜芳闻言,面色忽红忽白,变了数变。

    陶商见糜芳半晌不说话,轻咳了两声,咨询道:“糜兄,黄巾的兵马早就已经覆灭,若真是黄巾,也是昔日大战余下的残兵败将,应不值得害怕吧?”

    糜芳长叹口气,先挥挥手让那斥候下去,令其再去严加打探。

    待斥候走后,糜芳方才跟陶商仔细叙说道:“大公子,黄巾贼众虽然在六年前被破,但其势如草原之火,屡次复燃,数年来不曾停歇,冀州、兖州、关中、扬州、青州,包括我徐州之地皆有黄巾贼为祸,且势力不小,几千众为祸者有、数万者亦有、十万者亦有……特别是黑山黄巾,甚至号称从者百万!不可小觑啊。”

    陶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对于黄巾的认识又多了一个更深层次的了解。

    这就是源于宗/教/性质的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影响却能够一直无穷无尽,宗/教/性/质的起义可怕的并不是它的战力和资源,而是思想上的引导能够导致其长久不衰。

    汉末时期,天灾人祸、大批饥民四处流亡,饿殍遍野,而张角能够在这个特定的时期,一反儒家思想的固有化,而提出“人无贵贱,皆天之所生”“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等极具号召性的新颖理论,可想而知这样的思想对于当时朝不保夕的底层人民来说,得具有多大的影响力。

    不得不说,张角这人确实是标新立异,勇于创新!

    这也就是即使张角身死之后,这些吃不饱饭的黄巾底层民众依旧活跃在各地的一个重要因素……

    等等……吃不饱饭?

    想到这里,陶商猛然一个激灵,似是想到什么,“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把糜芳吓了一跳,直呼:“公子,你要干嘛?”

    陶商没理他,快步走到帅帐正中的桌案边,看着一直摊开铺在案上的皮图,眼睛从睁的浑圆,直到微微眯起,缝隙中直射出两屡隐晦的精光。

    不知过了多久,陶商的眼光从皮图上移开,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喃喃道:“我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了。”

    一旁的糜芳不明所以,呆愣地看着陶商,奇道:“大公子所言何意?你明白什么了。”

    转过头看着满面迷茫之色的糜芳,陶商冷笑道:“糜兄,还记不记得,咱们一开始,在此地屯兵的目地是什么?”

    糜芳闻言,不由的脸色一红,踹踹不安地低头道:“偷、偷猪。”

    陶商点了点头,道:“如果那支在邛山之中的军队真是黄巾的话,他们的目地应该和我们当初一样。”

    糜芳闻言,瞳孔放大,双眸圆睁,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黄巾也缺牲口打牙祭?”

    陶商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道:“确切的说,是他们缺粮!而附近有粮食又有家畜的地方,只有一处!”

    糜芳这一下子可反应过味来了:“许氏一族的庄子?”

    “不错。”陶商转头看向帐外黑漆漆的夜空,道:“黄巾应该是远来,不能待的太久,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他们今夜必然会向许庄发动进攻!”

    听到这里,糜芳的脸瞬间乐开了花。

    “公子,如此甚好啊,这就是所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