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有君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军队与宗民
    最新网址:.

    却说昨夜,那大汉招呼村人,连夜将猪圈的火扑灭之后,时间已是接近白昼之明。

    而糜芳和陶商等一众偷猪的人等早已经溜的无影无踪,只把大汉气的钢牙咬碎,恨不能立刻便将那些贼头一个个平吞活剥。

    村民们听了大汉的描述,各个心中都泛起了疑惑。

    以大汉的勇力,方圆百里远近皆闻,是哪个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来惹他?……看起来应该是外乡人所为!

    大汉心中也是纳闷,随即召集村的宗族壮士,询问最近附近可有生人出没。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捋着捋着,自然就把目标锁定到了徐州军的头上——方圆百里之地,除了路过的徐州军屯扎在这附近之外,并无其他的外来生人。

    此事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了。

    这一找到正主,以大汉的为首的宗族居民不由各个义愤填膺。

    这庄内的人是同一个宗族的,大部分人家都姓许,早年家乡遭黄巾之难,便随着年轻的族长迁移到了此处,自打迁移到了此之后,因仗着族长的雄威与勇猛,在此立住了脚跟,方圆百里无人敢惹,这许庄的族长也成为了此地实打实的一名地头蛇。

    可如今倒好,冒出一帮外来兵,二话不说就跑到庄子里偷猪,偏偏偷的还是族长家的牲口……这不是不把人放在眼里么?

    大汉多少年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了,岂能善罢甘休。

    于是乎,在众人的鼓唆之下,大汉随即点齐庄内宗族年轻力壮的男丁,拿着兵器,聚众来到徐州军的营盘辕门,誓要讨还一个公道。

    大汉来时,还琢磨着昨夜偷猪之人,应是徐州军驭下不严的普通士兵,至多不过一什长、百夫长之类的下级军官!于是到了营盘便高呼着要军营领头将军出来说话!说什么也要让将军彻查此事,将擅自偷盗的士卒抓出来严惩!

    颇有点后世上/访的味道。

    不曾想到一见领头的,大汉直接愣住了。

    这回也不用彻查了……因为领头的就是偷猪的!

    世道纷乱,现在这些军旅之人,品行未免过于低劣!

    吃着朝廷军饷,拿着大汉的俸禄,怎地却养出这般偷鸡摸狗的将领!

    换成别人,一看徐州军为首者便是窃贼,可能直接就回去了,怎奈这许庄的族长年纪尚轻,且平日里脾气颇为暴躁、心性憨勇,又是个直肠子,一旦犯起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大汉看见了糜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将手中战刀高高扬起,遥指糜芳怒吼:“丢你娘!想不到居然是你!!偷猪的贼,某家今日看你往哪里逃!”

    糜芳听了大汉的叫声,刚想提提神回敬两句,却见那大汉乍然之间,猛的将手中战刀向着胸前一摆,挺胸抬头,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叱吼。

    “吾乃谯郡许褚也!!尔敢出来与某家决一死战否!!”

    这一嗓子喊将出来,犹如雷霆炸响,震惊四野,诸人无不变色。

    正要说话的糜芳听了这一声叫喊,顿时吓得面色苍白,要说的话直接咽回去了。

    少时,便见这位徐州军的三军主帅做出了一件令人惊掉大牙的事……

    糜芳将马匹一转,脸色霎白的驾马回营,嘴中还在嘀咕:“尿急。”

    两方人马,数千将士不由瞅的目瞪口呆……

    糜芳,居然被那叫许褚的汉子一嗓子吓跑了。

    许褚呆愣愣的看着拨马回身,被自己吓跑了的糜芳,手中遥指对方身影的战刀也是悬空不动,整个人的动作如同凝固了一般。

    糜芳身边,陶商也是惊的不能再惊。

    一方面,他是没有想到糜芳居然会这么不要脸,屁都没放一个就让人吓得直接跑回了营。另一方面,他是断断没有想到,对面那个视猪如宝的大汉,居然就是汉末赫赫有名的猛士许褚,难怪有这等骇人的勇力。

    陶商前世是图书编辑,历史名著自然都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想那许褚乃是曹魏屈知可数的猛将,勇力绝伦,是魏武帝曹操生平形影不离的贴身保镖悍将,权负责曹操的人身安,且从无有失。

    史书记载这许褚乃宗正乡民出身,有聚集村户共同抵御外寇的能耐……换成今日的说法就是“聚众滋事”。

    但史书中的许褚再厉害,也没有陶商眼中的糜芳了得……被一嗓子吓的借尿遁的人,得是有多大尿性。

    东风徐来,吹来了不少落叶,划着圈落在两方阵营的中间,而值得玩味的是,场中此刻竟然也安静的落叶可闻。

    半晌之后,陶商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朝着对面的许褚友善的笑了笑,然后指着糜芳走马消失的方向,歉疚地道:“许壮士,我家糜将军早上吃坏了东西,着急如厕,我这就回去把他叫回来,还望壮士稍安勿躁。”

    许褚张了张嘴,讷讷地点了点头,道:“有劳。”

    陶商将马匹一转,也向着后阵走去。

    在他看来,自己身为堂堂监军,居然去帮许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