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有君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上门寻仇
    最新网址:.

    回了营寨,校尉们不敢声张,偷偷地找来军医治疗身上的伤。

    那大汉一顿拳脚,适才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现在回了营寨,方才一个个觉得腰酸背疼,各个哼哼唧唧,跟活不起一样。

    陶商运气不错,躲过了一劫,没有让大汉的拳脚招呼到,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夜的时间,就在这种难以言状的情况下,悄悄的流逝而过。

    次日清晨,陶商便即刻下令,立刻拔营启程。

    命令一下,糜芳当时就着急了,拄着拐杖一拐一瘸的来到陶商的行营。

    “大公子,我等一众将校昨夜被那养猪的殴打成重伤,你今日便要立刻赶路,您昨夜没挨打……却是让我们这些挨打的怎么活?”

    看着可怜巴巴,左摇右晃站着都费劲的糜芳,陶商很不忍心,但是也没有办法。

    “糜将军,有些事情是需要克服的,我们是去会盟,不是游山玩水,行程紧急,不能耽误……”

    糜芳惨兮兮的指了指自己有点发肿的右脸,道:“行程再急,也不在乎这么几日吧?末将这形象,前去会盟,只怕是会丢了咱徐州军的颜面。”

    陶商闻言露出一个理解的笑容,安慰道:“糜将军,昨夜一战咱们徐州军众位将官皆为一个村夫所败,我觉得徐州军的脸已然是丢出了史上的最强高度……没有比这更丢颜面的事了,所以糜将军你无须挂怀。”

    糜芳顿时涨红了脸,陶商说的还真没错,体将官被一个养猪的大杀四方,而且这场子还没法再找。

    因为这事一旦传将出去,徐州一众将官被山野村夫痛殴不说,回头又恬不知耻的前去报仇……万一又没赢,估计陶氏父子今后也不用在诸侯圈里混了。

    但是就这么让他承认自己栽在一个白身的村夫手里,糜芳说什么也拉不下这张老脸。怎么地也得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下。

    “也罢!”糜芳将面容板起,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状道:“若非看在大公子的面上,今日说什么也得将那村夫抽筋扒皮,去肉拆骨,念在公子君子之风,仁义宿驻,今日本将便不寻那匹夫晦气!也让他知道我徐州的人物胸怀之宽广。”

    陶商闻言不由得呆了……这小子说话驴唇不对马嘴,自己什么时候给了他这个面子?

    二人正说话间,帐外突然跑进了一个传令士卒,神色慌张,单膝跪地,对着糜芳汇报:“启禀糜将军!监军大人!大营之外,不知从何处来了一支约数百众的民军,各个手持铁杵刀枪,扬言让我军带头的将领出去答话,不然便踏破营门,杀个鸡犬不留!”

    “放肆!大胆!”

    糜芳昨夜方才受过憋,一顿子窝囊气没处撒,此刻听说居然有人堵在自己辕门口来挑营,不由得怒火直冲云霄:“哪里来的乱民!竟然堵挡官军的寨门,安敢如此无礼……莫不是当本将军是吃素的!来人!取某兵器来!待本将军出去教教这些贼民什么是大汉的律法……简直是反了!”

    帅帐之外,糜芳亲兵急忙将兵器送进账内。

    那单膝跪倒的士卒喘了口气,又补充道:“糜将军,那些乱民虽无甲胄,但望之各个精硕健壮,手中的兵刃器械杂乱,倒也颇为齐,以属下观之应是久经操练的民军……为首的汉子膀大腰圆,体貌甚是威武,望之绝非等闲之辈!他扬言此来不为别的,只是要为家中的母猪和被烧的猪圈讨个公道……属下在辕门口跟他喊话对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他来挑营便挑营,干老母猪屁事……”

    “当啷!”糜芳刚刚握到手中的兵刃,瞬间便跌落在地上,一双咪咪眼犹如被割了双眼皮似的,比平时瞪圆了几乎一倍。

    “那厮……竟然找到这里来了?”糜芳傻呆呆地转头望向陶商,喉结似是因为惧怕而吞咽,‘咕噜’一滚:“大公子,他如何知晓到来这边寻我们?”

    陶商长叹口气:“糜将军,人家也不傻,陶某估摸着他们在村里往日间也是风平浪静,路不拾遗……昨夜毫无声息的杀出一队陌生人出手抢牲口……”

    糜芳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冲着陶商挤眉弄眼,示意帐内还有别人在。

    陶商随即改口道:“是借牲口……而附近只有我们这一支陌生来军,人家不起疑才怪。”

    糜芳摸了摸身上还犹再作痛的伤痕,恐惧道:“那大汉极是骁勇,末将恐斗他不过……大公子,要不咱跑吧。”

    陶商的后脑勺上,不由冒出两条黑线。

    同是一父之子,这小子怎么跟他糜竺的差距这么大……是亲哥俩吗?

    “糜将军,你适才不是说要将那汉子抽筋扒皮,去肉拆骨吗?”

    糜芳闻言嘿嘿干笑:“大公子,你看你这话说的……末将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这适才不就是那么一说嘛……再说了,末将觉得眼下这个情况,还是讨伐董卓的事,比较重要。”

    陶商摇了摇头,说道:“坚决不行,五千正规军,让几百民兵吓跑路了,传扬出去,徐州军的这面金子招牌,今后还有的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