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爹地:我的妈咪我来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打架
    最新网址:.

    “你敢对我下手?”

    陆柔捂着左脸,眼里瞬溢满了泪水,咬着牙跺着脚,疯一般冲上去要和高宁拼命。

    “快来人!把他们给我打出去!”

    白荷使劲的扯住自己的女儿,这样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陆柔。

    高宁一看那长相跟个男汉子似的,柔柔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门外的保镖一听到喊声立马就进来了,四五个武大三粗的,没用费力气就抓住了高宁和高雄。

    高宁一来就被这对母女趾高气扬瞧不起人的态度弄的很不爽,现在又被几个男人摁着,愤怒的不停的挣扎着,居然从几个男人手里给挣脱开了。

    “白荷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赵月是我母亲从小喂大的,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她嫁进了陆家,若素也是澜成的前妻,而我是他们的小姨,无论怎么样也是亲戚吧,你们城里的人有文化有素养,就这样招待亲戚的吗?”

    高宁气的噼啦啪啦说了一顿,可是那几保镖马上又围了上来,立马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摁在地上。

    论手段,白荷肯定甩了高宁几条街,但跟高宁讲道理,那她还得处于下风。

    有几个人能跟泼妇讲清道理的?

    即使有很好教养的白荷这次也真被气到了,立马让人报了警。

    高雄一看事情闹的没法收场了,立马服软,“白荷,别生气,有话好好说,高宁打人确实不对,我们向你道歉。”

    他不能让矛盾再升级,否则他们就真的被送进局子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妈的名字也是能叫的?”

    陆柔看到两人被保镖给控制住了,更不惧怕了,边骂,边走到高宁的身边,抬手就给了她两个耳光。

    “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扇我耳光,老泼妇叫你撒野!”

    高宁被打懵了,今天她居然被一个女孩子扇了耳光?这要是传到村里去,她还怎么在那呆啊!

    这个陆柔怎么说也是个小辈,竟然对她动手!

    “我呸!你们陆家什么狗屁豪门贵族,没一个好东西!陆柔,无论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你居然打我的脸,根本不配豪门千金小姐的形象!”

    论骂人的功夫陆柔更不是她的对手,小脸被气的铁青,还好人家及时赶到,把手铐拷在了两人的手腕上。

    “凭什么抓我们!我们又没有犯法!”

    高宁和高雄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在乡下,如果被抓走名声就坏了,所以两人拼死也不去警察局,直接赖在地上就不起来。

    雪白的地毯被糟蹋的脏兮兮的,真皮沙发也被他们抓了几道痕迹。

    白荷气得浑身发抖,叫自家的保镖用强制手段,才把两个赖皮送出门。

    “把这地毯和沙发统统给我扔了!把他们粘过的地方多清洗几遍,真是晦气!”

    她黑着脸吩咐完,发现陆柔的脸已经肿了老高,心疼的要命,连忙拿过医药箱给她上药。

    “妈,你说那两个无赖怎么就来咱家了,会不会是安若素那个坏女人唆使的?”

    安若素在陆家的这五年,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就跟着泥人似的,随便他们欺负。

    这一离婚,立马变得有性子了。

    “那两个人就让他们在牢里呆一段时间吧,让他们知道招惹我们的没好下场,有没有安若素的指使,我会查清楚的,柔柔,先把脸治好。”

    白荷心疼的劝道,看到女儿的脸,她就气的恨不得咬碎牙齿。

    安若素压根就不知道她的这个舅舅和小姨会去陆家闹这么一出,如果知道肯定会拍手叫好的。

    安若素下午去医院楼下给外婆办理转换病房手续的时候,她看到陆家另外一个人。

    她浑身一僵,那个男人缓缓走了过来,并且将一张单子递给了护士。

    “小……小叔……”

    她有些不自然的喊道,突然想起自己和陆澜成已经离婚了,急忙改口道,“陆先生。”

    陆覃这才发现旁边站了一个女孩子,大约二十二三岁左右,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她是陆澜成的妻子,那个嫁进了陆家很少出现在人前的女人。

    这五年他几乎都在国外,所以对这个侄媳妇根本没什么印象,现在她打招呼,他才想起来。

    “嗯。”

    他淡淡应了一声,接过护士递来的单子,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安若素松了口气,这微笑着护士道,“护士小姐,住院费我已经交好了,请帮忙给我外婆转一间最好的病房。”

    安若素在这里照顾外婆好几年了,医院里的大多数的人都认识她。

    所以早晨她舅舅和小姨去问捐款的事,才会帮着撒谎的。

    给外婆换好了病房后,安若素的心里才稳定下来,出去买了一些日常用品,就向着电梯走去。

    结果在电梯门口,她又遇上了那位陆家人。

    她拿着东西的手不由抖了起来,在陆家她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